第2章 鼎博下载地址(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婚过去之后(1/50)

鼎博下载地址(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莫兰困惑地睁开眼睛,婚过后听到仆人的话,婚过后她回过神来。

走着开门,她疑惑地问:“怎么回事?”

“大主妇,医院打电话说少爷胸口中枪,性命攸关!”

莫兰被卡住了。祁瑞刚会死吗?

莫兰赶到医院时,祁家族的族长和祁瑞森都在。

急诊室的门是关着的,气氛很凝重。

“爸爸。”莫兰和齐老爷子打了声招呼,齐老爷子点点头,然后忧心忡忡的看着急诊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兰走到祁瑞森身边,小声问道。

齐瑞森说:“听说去赌场处理事情了。回来的时候遇到敌人埋伏,不小心被打中了。”

“是心脏吗?”

“好像是。”

“现在是什么情况?”

齐瑞森低声说:“不知道,但听说很关键。”

莫兰没有再问什么,她找了个地方坐下。

说真的,白天,她诅咒祁瑞刚去死,但实际上,她并没有恶毒到非要他去死的地步。

不管怎样,她还是希望他能挺过这场灾难。

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还没结束。

莫兰,他们都等得不耐烦了。

莫兰站起来想动。这时,急诊室的门开了——

“齐夫人是谁?齐先生有话要对她说。”一个医生出来说。

莫兰·冷冷。

齐大师催她:“瑞刚找你,快进去!”

“哦。”莫兰快步走向手术室。

身后的齐大师问医生:“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过了危险期没有?”

“齐大师,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应该有所准备……”

莫兰的脚步声突然停下,她有点不敢进去。

几个护士从里面出来,手里的托盘里全是血淋淋的绷带和棉花。

一个护士对她说,“齐太太,快进去。我怕齐先生熬不过去。”

莫兰刚刚恢复,进入手术室。

手术室的灯是亮着的,但是光线很苍白,很刺眼。

祁瑞刚躺在手术台上,盖着被子。

他浑身是氧,脸色苍白,黑色的眼睛似乎失去了光泽。

莫兰走在他身边,但她还是接受不了。一个白天还活着的人,现在要死了。

齐瑞刚虚弱地看着她,自嘲地说:“我要死了,你会很开心吗?”

"..."莫兰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齐瑞刚说一句话好像很累。

他喘息着说:“你说得对,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不去死...我要死了,但我不甘心...莫兰,我只想问你,你还恨我吗?”

祁瑞刚抬起手,冰冷的手轻轻握住她的手。

他固执地问:“你还恨我吗?”

她怎么还会讨厌一个快死的人?

“我不再恨你了。”莫兰小声说道。

“真的?”祁瑞刚淡笑着,眼中带着一丝笑意,看起来人有些精神。

“我曾经对不起你。我不应该那样伤害你。你还怪我?”

“我不恨你,你怪什么?”莫兰脱口而出。

李妈妈笑着点点头:“妈妈,婚过后我知道。dm "

李明熙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刻如此喜欢过奶奶。

奶奶救了她的命...

只要她妈现在不催她,婚过后就能想办法推掉。

没有任何顾虑,李明熙在吃饭上更加自信和大胆。

吃完饭,两个仆人端着几碗汤上来了。

李牧说:“这是我的骨头汤。味道很好。全部喝完。对身体有好处。”

仆人把一个碗放在每个人面前。

李明熙一闻香味就知道这汤好喝。

李牧对李明熙说:“都喝了。你的伤不太好。多喝点这个就好。”

“谢谢妈妈。”李明熙今天嘴巴特别甜。她拿起碗,不一会儿就喝光了。

萧郎自然也想一饮而尽。

只是他抿了一口,就觉得不对劲。好像不是一般的骨头汤。

萧郎看着李福碗里的汤不着痕迹地——

我发现和他和李明熙喝的有点不一样。

萧郎的眼睛闪了一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把所有的汤都喝光了。

李妈妈开心地笑了笑,然后挥挥手说:“好吧,明溪和去洗碗,这是对你的惩罚。”

“没问题,我最喜欢洗碗。”李明熙笑着说道。

萧郎没有任何意见。他非常勤快地收拾碗筷,和李明熙一起去厨房洗碗。

当他们在洗碗的时候,李木正在检查李明熙的包。

没找到避孕套和避孕药,她就放心了。

在厨房里,李明希小声对萧郎说:“你认为妈妈决定让我们走了吗?”

他不这么认为...

“我不知道,但妈妈不应该让我们难堪。”萧郎说。

“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李明熙嘀咕道。

萧郎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洗碗。

洗碗后,李木让他们吃水果,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

李明熙今天穿得有点厚,裙子和外套。过了一会儿,她觉得热。

她脱下外套,伸手扇风。

李牧突然笑了:“今晚不回去了,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吃完早饭就走。”

李明熙没有拒绝,只要妈妈不逼她生孩子,她什么都答应。

“好,那我先上去洗个澡。”李明熙接过包,打算上楼。萧郎也站了起来。“奶奶,爸妈,我也上去了。”

李牧笑着说:“去吧,早点休息,我们要休息了。”

“奶奶,父母,晚安。”

“晚安……”

萧郎和李明熙去了李明熙以前的卧室。

在李明熙的卧室里,有她以前穿过的衣服。

她拿出一件睡衣,打算洗个澡。

所有的衣服都脱了,结果没有水从花里涌出来。停水了吗?

李明熙走到浴室门口,把门打开一条缝,冲正在脱衣服的萧郎说:“问问有没有水。”

萧郎惊呆了,立刻又穿上了衬衫:“好。”

萧郎打开门走了出去。没多久他就回卧室了。他告诉李明熙,水已经停了。

李明熙暗暗叹息,倒霉。如果不洗澡不睡觉,她会很不舒服。

希望明天早上有水,她早上洗。

李明熙穿上睡衣走出浴室。设计手册

“没有水怎么洗?”她还很热,婚过后所以她更想洗澡。

萧郎安慰她:“妈妈说估计晚点来,婚过后我们先忍着吧。”

“只能这样。”

李明熙坐在床上,试着打开空键,却发现空键坏了。

“是不是我不在家,所以什么都坏了?”李明熙说好笑。

萧郎换了衣服,说道:“如果你觉得热,就打开窗户。”

“算了,太冷了,打不开窗户。”现在是冬天,但是外面很冷。

李明熙只好躺在床上不盖被子。

家里有暖气,暖气是暖气管,不是空。

其实加热温度刚刚好,一点都不热,也不会让人觉得冷。

而李明熙只是感觉很热,或者说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热量,和夏天的燥热不一样。

好像是...每次我和萧郎做爱时散发的热量...

李明熙找了把扇子使劲扇:“怎么这么热?”

萧郎换了衣服,躺在她身边。

李明熙把目光转向他,发现萧郎的两颊通红,身体有点发烫。

她想感受一下他的体温,但不知怎么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

萧郎穿着长袍,露出一个巨大坚实的胸膛。

于是李明熙的手毫无阻碍的摸了一下...

当她的手接触到他的皮肤时,他们都感到被电流击中了。

“什么?!"萧郎一把握住她的手。

李明熙觉得又热又渴。

不管她有多慢,她都知道怎么了...

“妈妈给我们的汤有问题。”她低声说。

萧不说话,只是目光炙热的看着她。

李明熙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她想干什么,让我们造人?”

“也许……”萧郎心不在焉的回答。

李明熙无言以对:“怪不得她不怪我们,她本来打算这么做的……”

“你生气了?”萧突然问道。

李明熙眨了眨眼睛才意识到自己是在问她是不是生妈妈的气。

李明熙摇摇头:“我没生气,没什么好生气的。”

母亲做对自己最好的事。

萧郎弯下嘴唇笑了笑:“那我们就不要辜负婆婆的好意了——”

说着,他一翻身压在她身上。

李明熙想起他们没有避孕套。

她推开萧郎的身体,说出了这个问题。

萧郎按住她的手,弯下腰咬着她的耳垂说,“没关系,我不会把它弄进去的。”

听完他的话,李明熙的脸变得更红了。

体内的欲望~希望越来越大,这让她有些无法忍受。

萧帖更是控制不住。他对李明熙没有抵抗力。

现在喝着让人热血沸腾的汤,他已经没有了阻止的力量。

萧郎吻了吻李明熙的嘴唇,动作非常紧急。李明熙暗暗忍着,后来也忍不住了,只知道本能的回应。

不知道李妈妈给他们喝了什么,后劲很大。

两人毫无节制的纠缠了两次,才清醒了许多。

萧郎不想再要她了,虽然他的欲望~希望还没有完全打消,他没有继续。

李明熙太累了,没有别的想法。

婚过去之后

她迷茫地闭上眼睛,婚过后正要入睡,婚过后突然想起了什么!

萧郎,他没在外面拿到...

也许他忘了,毕竟她当时就失去了理智。

算了吧。我明天会买同样的药。

李明熙要放心睡觉了...

黑暗中,萧郎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她,久久没有睡着。

第二天,李明熙睁开眼睛,醒来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浴室里有水。

萧郎正在洗澡吗?

李明熙穿上睡衣准备去看,这时萧郎推门出来了。

他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滴着水。他看起来很性感。

“有水吗?”李明熙笑着问。没等他回答,人就挤进来了。“我也想洗澡。”

她一晚上身体都黏糊糊的,不洗澡就会疯掉。

萧笑笑,穿上佣人送的干净衣服,然后下楼去做早饭。

当李明熙洗完澡出来时,萧郎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家里有佣人,他还要做早饭,因为这是他对家人感恩的一点心意。

李奶奶他们对萧郎非常满意。

看到李明熙来了,萧郎叫她过来吃饭。

饭桌上,大家都到齐了,除了李木。

“我妈呢?”李明扬疑惑地问xi。

“我来了。”母亲李微笑着走过来。她开心地笑了,好像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

其实她只是去李明熙的卧室查了一下,确定他们昨晚没有忍,所以很开心。

李明熙大概猜到了母亲的想法。

她生气地说:“妈妈,你昨天给了我什么?我吐了一晚上!”

妈妈李愣住了。

李奶奶和李福惊讶地看着她。

好在李牧并没有真的相信她说的话。她笑着说:“我给你好好喝了一杯。怎么会让你吐?你这丫头,别诬陷我!”

李明熙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埋头吃早饭。

李妈妈仍然担心她会生气。

吃完早饭,李木拉过李明熙,偷偷向她道歉。

“你别生气,妈妈不是故意的。不是盼着你生个孩子,老有个依靠。你自己愿意生孩子,我就不逼你这样了,你愿意吗?”

“妈,你到底给我喝什么?”李明希担心她喝的东西会有副作用。

母亲李小声问了一个名字。

李明熙听到这里松了口气。真的是好东西,吃了也没有坏处。

唯一的缺点是它让人兴奋...

“妈,下次别这样。”

李妈妈点头答应,“好,我答应你。但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许你用避孕药生孩子。”

李明熙笑着说:“妈妈,不避孕不代表可以怀孕。”

李木白了她一眼:“但是避孕一定不能生孩子!”

“妈妈,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生孩子?”

“我不是为你好!没有孩子,以后会有后悔的时候。”李的母亲恨铁不成钢,说:“你还年轻,觉得没有孩子什么都不是。到了我这个年纪,唯一的安慰就是和孩子一起吃饭。”

说到这里,李的母亲不禁脸红了。

李明熙安慰她:“妈妈,不要难过,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真的知道。”

李牧盯着她问:“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李明熙其实是想生孩子的。设计手册

但不是现在...

“你还是不同意吧?”李的妈妈失望地问。

李明熙点点头:“妈妈,婚过后我答应你,婚过后我会有孩子的。我答应你。”

她要生孩子了,但不是现在。

有了她的承诺,李妈妈开心地笑了。

“那个妈妈等着尽快当奶奶。”

李明熙挽着她的胳膊笑了笑:“放心吧,总有一天的。”

李妈妈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眼睛周围的皱纹越来越深。

李明熙看到妈妈的皱纹和白发,心里很难过。

要不是龙九天,她也不会让妈妈一直操心她的事。

她可以放心,她会大胆地和萧郎结婚,并且愉快地怀孕生子...

虽然他恨龙九天,但李明熙再也没想过要杀他。

伤害他一次,他们就扯平了。

为了以后能过上安稳的生活,她不会做违背良心的事。

早餐后,李明熙和萧郎离开了。

李妈妈正好出去见朋友,就让李明熙和她们先去,后来就走了。

开了一会儿车,李明熙看到一家药店,就叫萧郎停下来。

“我要去买些药。请等我。”李明熙解开安全带。

萧猜到她事后要去买药,他的眼神黯淡下来。

“我和你一起去。”

李明熙还没有到没心没肺的地步。

虽然萧郎同意不要孩子,但他心里绝对想要一个孩子。

她不能不小心在他面前买那种药,否则会更伤他的心。

李明熙笑着说:“不,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推门下车,李明熙快步走向药房。

他们走后李的妈妈也走了。

于是李木坐在车里,一眼就看到了走进药房的李明熙。

“停车——”李妈妈发出焦急的声音。

当车停下时,李妈妈下了车,匆匆向药店走去。

李明熙顺便买了事后药和一瓶矿泉水。

她走出药房,飞快地吃了一颗,刚喝了一口水,眼睛一转,就看到愤怒的母亲走过来。

李明胜xi怔住,一口水堵在喉咙里,狠狠掐了她一下。

李妈妈直接来了,抓起她手里的药箱。是后来的药!

她已经拿了一个...

李的母亲顿时有些眼前发黑。

李明熙内疚又担心的开口:“妈,你怎么来了?”

“你,你……”李妈妈愤怒地举起手,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李明-xi忘了躲闪,一巴掌狠狠打在她脸上。

李明熙傻,李牧也傻。

这是她第一次打李明熙。

她太生气了。李明熙明明答应她生孩子,然后就来买药了。

她很难过,很难过。

但是打了她之后,她的心里更难过了...

“妈妈……”李明熙低声说:“对不起。”

李妈妈握着手掌,脸红了。“算了,我不在乎你。做你喜欢的事,我管不了你。”

李明熙气急败坏。“妈妈,不是那样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吃了药,婚过后但不是她想的那样。

母亲李很失望,婚过后很沮丧,很伤心。她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设计手册

“妈妈——”李明熙拉着她的手。“妈妈,别生气。都是我的错。别生气。”

李妈妈张开手叹了口气说:“我没生气,是妈妈多管闲事!”

说完,李的母亲大步走了。

李明熙的手空空,他心里很不舒服...

萧郎迅速冲向李明熙。他看到了刚才李木打她的那一幕。

萧郎看到她红红的脸颊很难过。

他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他问:“疼吗?”

李明熙摇摇头。“我没事。”

“你为什么不回避一下?”萧郎责备地问,“妈妈生气了,你应该躲起来。”

李明熙扯出一个笑容:“反正我犯了错,让我妈一巴掌,冷静一下。”

“你这个笨蛋!”萧郎拉过她的身体,拥抱了她。

他后悔没有和她一起去,这样他就可以替她挡巴掌了。

他宁愿婆婆打他脸,也不愿意李明熙。

同时,萧郎也非常后悔和自责...

李明熙推开他,内疚地说:“萧郎,你怪我吗?”

怪她没给他生孩子?

萧郎摇摇头。“我不怪你,真的!”

他说的是心里话,李明熙听了,心里更难受。

“谢谢你……”千言万语只变成了这句话。

萧郎捏了捏她的手。“我要嫁给李明熙,不是一个能给我生孩子的女人。所以,以后不要对我说谢谢,你不欠我什么。”

李明熙的眼睛瞬间聚集起了雾气。

她怕哭,就笑着说:“我们回去吧。”

萧郎的眼睛是黑色的:“好。”

他领着李明熙走向汽车,李明熙跟在他后面,仿佛失去了一半灵魂。

萧郎帮她打开门,她不知道要上去,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萧郎捏了捏她的手:“上车。”

“哦,好。”李明熙刚刚缓过来,上了车。

萧郎关上门,从另一边上车,然后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回家。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萧郎没有心情去上班。

李明熙不忍心给龙治疗九天。

回到村里,萧郎带着李明熙上楼进了屋。

他按着她坐下,然后去厨房,用毛巾把冰块包好,敷在她脸上。

李妈妈的巴掌打得不是很有力,但是李明熙的脸又红又肿。

萧郎脱下衬衫袖子,蹲在她面前,轻轻地敷着她的脸。

李明熙被冰嘘了。她笑着说:“我没事。我不需要冰。”

萧郎皱起眉头,苦恼地说:“我的脸肿了,怎么会没事呢?”

李明熙自嘲的笑着说:“不是妈妈打我狠,是我脸太嫩了。看,是不是和少女差不多?轻轻一碰,会有问题,但会很精致。”

萧郎愤怒地瞪着她:“没时间了,还开玩笑!”

她不是为了缓和气氛,让他不要那么担心。

“我自己来。”李明熙接过毛巾。

萧郎给了她,然后去找了一些消肿药膏。

婚过去之后

他想给她吃药,婚过后李明熙觉得他太挑剔了。

只是打了一顿。不是重伤。不需要上药。

但是萧郎坚持,婚过后她没有拒绝。

有了药,李明熙想休息一下。

正好赶上吃晚饭,萧郎问她想吃什么,他就给她做了。

李明熙根本不忍心吃。她笑着说:“就这么办,办完了给我打电话,我就休息。”

说完,在萧郎回答之前,她向卧室走去。

萧郎看着她笼罩在悲痛中的身影,心里很不愉快。

被妈妈扇了一巴掌,李明熙的心里一定很难受。

萧郎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更不可能为她报仇。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做一些她喜欢吃的食物,让她感觉好一点。

卧室里,李明熙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睡不着。

她莫名的感觉很难过...

其实她根本不怪妈妈打她,只是很难过。

想起母亲失望而悲伤的眼神,李明熙每次都觉得心口疼。

这里不会有人,她一直隐忍的眼泪会肆无忌惮的流下来。

结果她越来越难过。

为她的过去感到难过,为她的命运感到难过,为她让萧郎和他的家人无法获得更多的幸福而难过...

李明熙用被子蒙住脸痛哭起来。

她没有哭,但是身体一直在颤抖。

萧郎担心她会偷偷哭,所以她悄悄地来看她。

却看到她这个样子...

萧瞳孔微缩,心中叫苦。

他握紧门把手,只是默默地看着她,没有上前安慰她。

李明熙这个时候不需要安慰,只需要安静。

好在李明熙很久没有哭了。

她擦掉眼泪,平静了很久。人们并不那么悲伤。

萧郎看到她停止了哭泣,回到厨房继续为她做饭。

没过多久,萧郎准备好了饭菜,李明熙去卫生间洗脸,让眼睛恢复了正常,没有了哭泣的痕迹。

她去了餐馆,看到萧郎做的几道菜,笑了:“真香,老公,你做的菜越来越好了。”

萧郎也无动于衷地笑了:“这不是他妻子的功劳。”

“我的?”李明熙很不解。

萧郎点点头:“为了让你满意,我只能不断提高自己的厨艺。”

李明熙拿起筷子,在萧郎的碗里夹了一块红烧排骨。

“看你努力,这是对你的奖励!”

萧郎拿起肋骨咬了一口:“谢谢你,妻子。”

李明熙笑了笑,低头吃饭。

尽管她微笑着唱歌,萧郎仍然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很低落。

晚饭后,萧郎去洗碗,李明熙想找点事做,所以他去洗衣服。

在她进入公共厕所之前,她看到大量的水从里面扩散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水淹没了金山寺?

李明熙连忙走了进来。原来水龙头没关系,水哗哗的。

盥洗台的排水孔被堵住了,所有的水都溢出来了。

李明熙关掉水龙头,看到浴室里一片狼藉。她愤怒地喊道:“萧郎,萧郎,过来——”

穿着围裙的萧郎双手沾满泡沫走了过来。“来了,婚过后什么事?”!婚过后"

踩着积水,萧郎也看到了被淹的浴室。

“怎么了?水管坏了?!"他很惊讶地问。

李明熙没好气地说:“不是水管坏了,是你忘了关水。”

萧郎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说道:“哦,我本来要洗脸的,但是我真的忘记关水了!水已经流了半个小时了吗?”

半小时…

浪费了多少水。

李明熙气愤地说:“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去洗盘子,洗干净。”

萧郎连忙点头:“好的,我马上就来!”

说完,他迅速去洗碗了。

李明熙的拖鞋已经湿了,她管不了那么多。她拿起扫帚,扫去积水,然后拖地板...

萧郎很快赶来帮忙,他们拖了几次地板。

不干净就不要停止打扫。

忙碌了一段时间后,他们的鞋子、衣服和裤子都湿了。

萧郎对她说:“去换衣服和裤子,别感冒了。”

“你也是。我们去换衣服吧。”

他们从浴室出来,走到卧室。

推开卧室门,两个人又踩到了积水。

卧室也进水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李明熙疑惑地问:“水还在向卧室蔓延吗?”

萧郎没有回答,而是迅速冲进浴室,关掉了里面的水龙头。

李明胜xi紧随其后。当他看到水龙头无关紧要时,他立刻看起来像一个被动的人。

“我...我洗完脸忘了关水……”

算了,大哥没说二哥,两个人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萧郎淹了外面的卫生间,李明熙用卧室淹了卧室里的卫生间,让情况更糟。

两个人都哭笑不得。

萧郎说:“我不忙着换衣服。先把这地方打扫干净。”

李明熙自然重重地点点头:“好!”

丁咚-丁咚

突然,门铃响了。

谁来了?

两个人走过去开门,打开门,站在外面的是门卫室的警卫。

"肖先生,肖太太,你们在家吗?"保安看到他们很惊讶。

萧郎淡淡地问:“有什么事吗?”

保安笑着说:“我查了一下楼下的水表,发现你的水表一直在转,转得好快,转了好久。我担心你的水管坏了,上来看看你是不是在家。”

他说这话的时候,李明熙和萧郎都很尴尬。

保安说:“看到你在家我就放心了。”

看着他们的样子,保安突然说:“你在打扫房子吗?”

李明熙很惭愧...

萧郎的脸没有红,也没有跳。“嗯,我们彻底打扫了房子。”

保安笑着表扬他们:“你们两个真勤快。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走了,再见。”

下了保安,李明熙飞去打扫卫生。

卧室里的很多东西都被水弄湿了。

例如,鞋子、掉在地上的衣服和布艺沙发...

萧郎和李明熙很着急,一直在打扫卫生。

当他们打扫卫生的时候,几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李明熙去洗了个简单的澡,换上家里的衣服,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婚过去之后

萧郎也在另一间浴室洗了个澡,婚过后然后走进卧室。

“你关水了吗?”

“你关水了吗?”

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哈哈......”然后他们都笑了起来,婚过后李明熙笑得最大声最开怀。

萧郎看到她的心情正在好转,他的心情也很好。

虽然今天浪费了很多水,但李明熙不再悲伤,这可以看作是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

萧郎过去常常躺在她身边拥抱她。“我们在外面吃饭吧。我今天太累了,不想做饭。”

“好!”李明熙完全没有意见。

吃饭时,他们去吃火锅。冬天吃火锅很享受。

这一天,李明熙整整九天没有去给龙治病。

但第二天,她不得不走了。

一大早醒来,李明熙和萧郎一起吃了早餐出去了。

萧郎开车去了酒店,而李明熙去了外面的别墅。

来到别墅,李明熙走进去,径直上楼。

龙九哥在楼上病房打电话。

李明熙进病房前听到了他的声音。

“阿姨,你放心吧,我会继续追查这里的线索。既然大哥那样走了,说明这里真的有重要人物。我会一个个检查,尽快找到线索……”

李明熙的脚步突然停下,脸色苍白。

龙九天有没有留下关于A城的线索?

他留下了什么线索?

李明熙心跳有点快。她担心他们会找到她的头。

李明博喜进去之前在外面冷静了一下。

龙九哥看着她进来,眼睛一闪:“李小姐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李明熙看起来很正常。“龙先生今天怎么来了?”

平时龙九歌很少来,几天才来一次。

“今天正好有空。李小姐昨天没来?”龙九歌问道。

“我昨天有事要做。”

李明熙只淡淡地回应了他一句,就去见了九天龙。

其实龙九天的情况几乎每天都是一样的,只要保持他的生命特征,让他的指标正常平衡。

龙九哥沉默了一会,低声问:“刚才我打电话的时候,李小姐有没有听到什么?”

李明熙睫毛动了动。

她抬起头笑了笑:“其实你不用隐瞒。他和你长得很像。你不说我也能猜出几分。”

龙九天的身份是已知的,龙九歌也不足为奇。

毕竟长相是改变不了的,只要大家装傻。

"我希望李灿小姐保守秘密。"

“别担心,我对你的生意不感兴趣。”说完,她继续低头检查。

龙九歌看着李明熙,突然想到了什么。

李明熙的名字以l开头。

十年前,龙九天在R国一座山顶的岩石上写了一句话。

今天征服这座山,第二天等着征服A城,l-九天,留在xx,X月,X日。

上面只剩下一个字母“l”。

当年他们发现了这条线索,以为龙九天要征服的是一个叫L的企业,或者说是一座山。

但是找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头绪。

前段时间龙九哥遇到一个刚认识龙九天的人。

(cqs!)

从那个人的口中,婚过后我得知龙爱上了一个人九天,婚过后他叫她l。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知道L代表的是一个人,不出意外的是一个女人。

然而,这个人除了这个一无所知。

但有了这个,就够了。

所以他们回到一个城市寻找一个叫l的女人。

因此,自然什么都不是...

l,可以是姓氏的首字母,也可以是英文名的首字母。

更有可能只是个代号,和名字无关。

但不管它代表什么,他们永远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性。

因为他们有一种预感,如果他们找到那个人,他们可能知道为什么龙在九天前被杀了。

龙九歌回头随便问了一句:“李老师有英文名吗?”

“是的,但是已经用了很多年了。”李明熙随口回答。

“李小姐的英文名是什么?”

李明熙抬头想了想。“我不记得了。好像叫安奇。反正我是跟风给自己起了个天使的名字。还没来得及用就不想要了。”

龙九哥笑笑:“怎么没用?”

“因为我后来发现安吉满大街都是。”

龙九哥笑了笑,然后问道:“李小姐去过R国吗?”

李明熙点点头:“是的,我跑遍了全世界。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随便问问。”

李明熙垂下眼睛。真的只是问问吗?

龙九天留下了什么线索?

李明熙真的很担心他们会找到她的头。

这一天,李明熙有点心烦意乱。

但是龙家到现在还没找到她的头,说明他们的线索少的可怜。

不然以龙家的本事,不可能找这么久。

李明熙现在想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只要龙九天不醒,就没人知道她。

因为没有人知道龙九天认识她,所以李明熙很庆幸自己没有遇到龙九天的朋友。

好在龙九天太变态,不会让别人知道她的名字。

所以如果龙九天不醒来说实话,那她应该没事...

但她还是担心龙在九天之内会不经意间留下其他线索,但龙家还没发现。

这是她多年来最担心的。

虽然李明熙很担心被发现,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是个罪犯。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只是对方的身份太强了。

李明熙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阮家。

自从生了孩子,几乎每天都在家。

李明希提前打电话确定他在家,她才开车去找他。

我来到阮的家,那里和往常一样热闹。

安塞尔每天和阮争夺小公主,总是时不时地批评他们。

君·齐家喜欢看动画片,每天都在电视上看。

你一走进菲尔城堡,就会感到一种深深的幸福包围着你。

李明熙以为是时候让她去争取这样的幸福了。

(cqs!)

李明xi靠在他身后,婚过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种病不严重,婚过后可以治愈."

江予菲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也觉得可以治愈,但是能治愈多久呢?”

李明熙没有马上回答。

“这个病其实很难治,但是有一条捷径可以很快治好。”

“什么捷径?”

李明熙的脸色有些凝重:“听了你的分析,我觉得你父亲应该是被别人控制了。只有当他完成任务时,疾病才能完全治愈。这是捷径。”

“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江予菲很困惑。

李明熙说:“也就是说,你父亲不仅致幻,还被催眠了。那个人应该很会控制人的思想。他控制着你父亲的大脑,这让他深深的记住了几个任务。比如杀了你之后,你父亲的病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你父亲下手之后,就清醒了。”

“那么你是说,我父亲现在没事了?还是要彻底杀了我,他的病就好了?”

“我不知道,也许他已经好了,也许是致幻剂,让他还没康复。不过,他现在有意识了,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了。”我不确定李明熙说了什么。

江予菲忍不住问:“我是说,如果,如果那个人只让我父亲完成杀死我的任务。他会敌视别人吗?”

“醒着的时候,不应该。”

“你确定?”

“我不知道。其实我只听说过这种催眠,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江予菲突然站了起来:“我明白了,谢谢你,表哥。”

说完,她向外面走去。

出了医院,江予菲站在下面的花园里,给她妈妈打电话。

“嘿,于飞,你爷爷身体怎么样?”南宫一接通月亮,就关切地问。

她的语气有些欢快,看起来心情不错。

江予菲笑着说:“爷爷需要休息几个月,但他是可以治愈的。妈妈,你在干什么?”

“我和你爸爸正在外面散步。这地方空氛围真好,风景也不错。”

南宫像月侧头和萧泽新对视一眼,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萧泽欣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妈妈,爸爸真的康复了吗?让爸爸接电话,我想和他谈谈。”

“好。”

南宫月如把电话递给了萧泽欣。

“嘿,于飞,我是爸爸。”萧泽欣微笑着开口。

“爸,你们都好了吗?”江予菲直接问道。

萧泽新笑笑:“还没有,不过这几天已经好多了。”

他说的是实话。

自从那天差点伤害了月如之后,他的幻觉变得不那么严重了。

虽然还有幻觉,但是他动手的欲望并没有那么强烈。

他有惊人的自制力,所以他能控制睡眠。

江予菲很好奇:“镇上的风景真的更好吗?你的病好了这么多,真让人吃惊。”

萧泽新笑着说:“并不是镇上所有的环境都适合养病。其实主要还是你妈的功劳。”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我妈妈?我妈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感动的事?”江予菲故意调侃的问道。

萧泽欣握紧南宫月如的手:“你妈妈从未放弃过我,婚过后我被她感动了。”

“爸,婚过后你有偏见。”江予菲假装不满的笑道:

“我对你也很好。为什么你没有被我感动过?看来我妈有这个能力。短短几天,你就被她感动了。”

萧泽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你的所作所为也让爸爸很感动。我被你感动了。”

即使你听不到江予菲的话,南宫月如也能猜出他们在说什么。

她盯着萧泽欣,开心地笑了。

在一双眼睛里,只有他存在。

结果两个人都没注意走路,前面的地形突然变矮了。当南宫号踩到它的脚时,它的身体会倾斜

“小心!”

萧泽欣连忙抱住她,但他也踩了空。

但当他倒下时,他尽力保护着南宫月如。

南宫像月亮一样落在他身上,慢慢地落了下去,缓冲着力道,所以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只是有些后怕。

“好像一个月了,你没事吧?!"萧泽欣抱着她,惊慌地问。

“我很好……”

吓得身后的保镖,冲上前去帮助他们。

“好像一个月了,你真的没事吗?!你掉哪儿了?”萧泽欣的脸那么白,还是不放心的问。

南宫月如挤出一丝笑容:“我很好。”

然后她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焦急地问:“你呢,你的伤口裂开了吗?”

刚才她摔倒的时候,好像压倒了他的伤口。

萧泽新感觉到了腿上的疼痛,但没有表现出来。

“放心吧,我没事。”

手机掉到了地上,但江予菲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在那边着急:“爸,妈,你们怎么了?爸爸,妈妈。”

萧泽欣拿起手机笑着安慰她:“我们没事,你放心。”

“你摔倒了吗?”

“嗯。但这里是草地,我们很好。”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爸,我妈刚才说你的伤口,你受伤了吗?”

“哦,不。”

“真的没有?”她显然不相信。

萧泽新神色自若:“我真的没有,只是不小心受了点小伤,没关系。”

江予菲不再问任何问题:“爸爸,你最好回去让医生看看,尤其是我妈妈,不要出事。”

“对,那我挂了!”

萧泽新挂了电话,匆匆赶回了南宫月如。

幸运的是,为了方便南宫月如的尸体,一辆车一直跟在她身后。

此刻,他们只是坐车回去。

说到这里,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阮·的号码。

阮天玲在开会,接到她的电话。他微微举起手,一个正在做报告的经理立刻安静下来。

“喂,老婆,什么事?”阮、直接接了电话,把别人当成了空。

江予菲担心道:“我怀疑我父母对我们隐瞒了什么。我爸好像受伤了。找人查查他们是不是出事了。”

“好吧,我晚点给你消息。”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江予菲挂了电话,婚过后阮天灵也关了电话。

“继续。”他说话很轻。

经理继续做报告。

阮天玲没听进去。经理一完成报告,婚过后就宣布开会。

回到总裁办公室,阮田零打来电话,直接问了一个照顾萧泽新的保镖。

那些保镖都是他的人,藏不住什么。

保镖详细叙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师傅,肖先生和肖太太叫我们不要透露。”保镖紧张的补充道。

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下次再敢隐瞒事情,后果你自己知道!”

“对,再也不敢了!”

阮、挂上电话,觉得自己还算好心。

如果一个下属之前敢骗任何东西,那他绝对是地狱般的付出。

哪里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但是,给他机会并不代表他真的善良。

阮天玲收敛了,拨通了江予菲的号码。

江予菲一直在等待他的消息,结果,这么快就有了答复。

“喂,你发现了吗?”她问。

“嗯。以前我公公婆婆都出事了。”

“什么事?!"江予菲紧张地问道。

阮天玲没有隐瞒她,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包括萧泽新无缘无故给自己一刀,他差点害了南宫月如的事情,好说。

虽然当时他在房间里,但当小泽新强行入侵,把南宫弄得像月亮一样的时候,其他仆人都不在。

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江予菲听了眉头微皱:“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父母居然不说出来!”

“我想他们也不希望你担心。”

“但这不是小事!”

江予菲与李明熙所说的邪恶有关,他有调和的疑虑。南宫一也为父亲执行过其他任务。

会不会是强行入侵~把她妈妈的任务交出去?

你知道,如果爸爸那样做了,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

一开始,我父亲拒绝了她,也拒绝了我母亲。

他拒绝了他们,希望他们远离他,不要被他伤害。

江予菲越想越觉得她的分析是正确的。

她的脸色有点苍白:“阮田零,南宫一不是一箭三雕。”

“嗯?”阮天玲没明白。

南宫一是一箭四雕

他下手萧泽新有四个目的。

1.用阮杀南宫文昌。

2.像月亮一样威胁南宫,被赶出家门。

3.操纵萧则新杀江予菲,使阮田零不再插手南宫世家的事务。

现在她为他找到了另一个目的。

利用她父亲对抗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

他不敢攻击城堡里的母亲,但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下来。

为了摆脱孩子,他不得不借助她的父亲。

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手段,以防万一。

毕竟她父亲可能接触不到她母亲。

如果她真的摸了肚子里的孩子,把他杀了,那最好不过了。

而杀了孩子之后,他们只会怪她爸爸。

即使他们发现这是一个阴谋,他们也只会向南宫文昌报复。

就算一开始不找南宫文昌报仇,后来也会杀了他。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总之,婚过后这就是连环计。

几乎环环相扣。

江予菲越想越可怕。

她从来没有想到南宫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深的心思。

“于飞,婚过后你想说什么?找到什么了吗?”

半天得不到她的回应,阮天玲又出声了。

江予菲回过神来,“阮、,我们都被算计了……”

她说出了她的分析。

阮的脑子很灵活,不需要复杂的分析,只需要她说一点,其余的他都能看透。

另外,我比她看得更清楚。

她的分析不完全正确。

南宫奕确实算了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

然而,摆脱孩子并没有那么简单。

要知道,成功率太低了,用攻击性来摆脱一个孩子。

最直接的方法是像江予菲一样直接杀死凶手

只有这样,才能更安全的除掉南宫旭的孩子。

阮天玲此前从保镖那里听说,萧泽新特意让仆人给他一把水果刀。

他拿着一把水果刀,痛苦地给了自己一刀。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南宫一是在暗示他在用刀子对付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

阮天玲觉得自己的分析* *不离十。

只是,他不敢对江予菲说这话。

电话那头的江予菲还在分析:“表哥说,治好我爸爸的病的捷径就是让他完成南宫一建议的任务。

一开始父亲对我下手,虽然没有成功,但也算是成功了,所以他的头脑会清醒过来,不再那么排斥我了。

现在,父亲几乎伤害了母亲,这被认为是完成了任务。

所以他这几天剪了很多,可以和我妈出去走走。

阮,,告诉我,我爸是不是快好了?"

阮田零叫了一声:“也许吧。正好,我要去D市出差,做点事情。我会顺道去看看他们,确定一下。”

“好!”江予菲忍不住了。“记得问清楚,最好多问父亲。”

阮田零笑笑:“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我就挂了,有什么情况打电话给我。”

“好。”

阮天玲收起电话,神色很是阴霾。

没想到他混了这么久,也没看透一个20岁的男生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一真的不容易。

本来他是打算不再插手南宫家的事情的,但是南宫一男一定不能轻易放过。

所以如果有机会,他还是会杀了他。

但当务之急是找到萧泽新和南宫月如。

这件事他必须亲自过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阮天玲让他的秘书马上订一张去d市的机票。

他去d市,根本不是出差,只是为了把事情说清楚。

不告诉江予菲,是不想让她害怕。

并不确定他心中的猜测。

否则他说,事实并非如此,但会让人怀疑萧泽新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去找萧泽新确认。

夜幕降临

南宫月如和萧泽新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准备上楼休息。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结果,婚过后阮这个时候来了。

看到他走进客厅,婚过后他们都很惊讶。

“田零,你为什么在这里?”南宫如月惊讶的问道。

阮面带微笑,非常尊敬她的两位长辈。

“我碰巧来这里做点事。我听于飞说我公公婆婆今天出事了,所以我来找你。”

萧泽新笑着说:“坐下说话。”

于是他们三个靠着沙发坐了下来。

南宫月如和萧泽欣坐得很近。阮天玲看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微微扬起眉毛。

要知道,在南宫月如站在门口和萧泽新说话之前,他是非常排外的。

现在,他们是如此接近。

也许,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南宫月如笑着说:“其实我和你爸爸都很好。当时我们不小心摔倒了,但是一切都很好。据估计,于飞吓坏了。”

“是的,她不太信任你,我也不信任你。随便进来看看。”阮天玲微笑着。

“回去告诉她我们很好,让她不用担心我们。”

阮,点了点头:“可以。”

然后,他又看了看小泽新:“公公,你的病好像好了吧?”

小泽新有点不情愿地笑了笑:“差不多好了。”

“既然这样,我就安排人送你回去。”

“我和你婆婆要住一段时间。”

南宫月如附和道:“他还没有补完,但是现在他进步很大,每天都在恢复。所以我们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回去。”

阮,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然后对萧泽新说:“公公,有事。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萧泽新愣了一下,点点头:“好,楼下有房间说话。”

阮天玲微微点头。

南宫月如没有多问,只是吩咐仆人们给他们送茶。

书房的门关上了——

两人靠着沙发坐下,萧泽新笑着问:“你打算跟我说什么?”

阮天玲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和男人说话。

“岳父,我想问你一件事。生病后你脑子里的错觉是什么?”

萧泽新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阮,眼神犀利:“请你公公跟你说实话。”

萧泽欣说不出来。他担心如果他说了,他和月如之间的关系会破裂。

他知道自己被催眠了。

但他们肯定会认为他心里有这样的阴暗面,不然怎么会被催眠?

如果月如怀疑他真的想杀死这个孩子,她会怎么看他?

觉得他是伪君子?

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

他不想让她误会他,所以不想说。

“你问这个干嘛?”萧泽新问道。

阮、勾着嘴唇。“公公一定知道南宫一的计划……”

阮,没有隐瞒,把自己的猜测都告诉了他。

萧泽新越听,脸色越难看。

他很生气,攥得那么紧,想杀南宫一!

起初他只知道南宫一利用他除掉南宫文昌,赶走月如,对付于飞。

当时他很生气。他怎么能利用他来对付他的孩子呢?

结果我现在才知道,南宫一的计划不止如此。

他还想用他来对付月如!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