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18新利手机客户端|中国有限公司----玄天神尊(1/70)

18新利手机客户端|中国有限公司 !

龚希敏说话越来越流利。他指着罗素,玄天神尊玄天神尊问所有在场的人:“多漂亮的脸啊!玄天神尊玄天神尊这样的机智无与伦比!这种惊喜绝对是出彩的!在这之前,可是没人见过她,没人听说过她,你信吗?!"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外表可以天生,力量可以培养,但要机智...怎么能天生就有知识?必须需要在世界上经历。

所以,真的很奇怪,以前从来没有罗素的消息。

龚喜敏看到所有的人都露出疑惑,半信半疑地看着罗素的眼睛,他的心里爆发出喜悦!非常好!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罗素,你今天死了!

龚喜敏咬着牙指着罗素说:“以上是第一点。这只能作为疑点,不能作为证据。”

他们都点点头,的确,这只是猜测,不能证明罗素是精神世界中的间谍。

龚喜敏冷笑着走到罗素面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冷笑连连:“可是!罗素!你什么都算,你大概不会想到有人在灵界见过你的脸。怪,只怪你太大胆。你不改外貌不改名字,就这样当众出现在黑社会!你以为冥界和灵界之间真的没有消息吗?!"

什么?!

他们看着罗素,心中充满了疑虑?

精神世界真的有罗素吗?同样的惊喜绝对精彩?同样美丽的美丽是不可思议的?还被上位者看中了?

面对所有人的怀疑和龚喜·闵的咄咄逼人,罗素的心是别人所不知道的,但她的脸仍然是那么平静和从容。

罗素慢慢看着龚喜敏,突然笑了:“你说完了吗?”

龚喜敏点了点头:“我说完了!”

“证据呢?”罗素微笑着看着他。“我是精神世界中罗素的证据。在哪里?”

龚喜敏嗜血的盯着罗素,冷笑道:“你以为我没有证据?哈哈!我真的有证据!”

啪啪啪!

龚喜敏拍拍手!

不一会儿一个小太监进来了。

这个小太监一心为公公海服务,现在却想出了一个男人而不是服务。

这个人...

年轻的国师看到这个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真的遇到了这个人。

龚喜敏见人被带大,冷冷地对罗素一笑:“祝你健康!你说吧!”

这人一上来,就直接向下跪,然后向家人报告:“奴才欲请青衣魏头领魏见陛下!”

魔帝冷笑一声!并没有说话。

龚希敏知道陛下偏袒罗素,不敢再计较陛下的态度,更不敢耽搁。而是直接对朱伟说:“你说说你亲眼看到了什么!”

朱伟拜了魔帝一拜,声音洪亮地站了起来:“陛下,因为小人天生体质特殊,可以在毒品的掩护下在精神世界里生存一段时间。所以反派比一般人更了解精神世界。”

朱伟的声音很平静:“精神世界里有一个绝色少女。她看起来像大话西游!不一会儿,她从一年级跳到了五年级!她是南宫刘芸的未婚妻,龙凤民族的未来接班人!”

“妈妈!玄天神尊”南宫佳怡盯着南宫家的老婆:“我妹妹都那样了,玄天神尊还在哪里装疯卖傻?她去吴家的时候,真是一只羊!吴家不能对她好!”

南宫夫人怒道:“她可以承受她之前犯下的罪!我不会再帮她了。”

南宫佳怡不怎么喜欢南宫佳怡,但毕竟是她姐姐!她没有看到,但她已经看到了。她怎么能...

南宫夫人一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就生气。她哪里能释怀,让南宫珈芸回归家庭?

“我去找罗罗!”南宫珈怡说着,冲了出去!

此刻,罗素还在苏族。

苏老头的伤势,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这三天,罗素从未离开。每隔一小时就要帮苏老头推一次宫,疏通一次经络。他不能粗心大意。

幸好苏老头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

这真的很危险。

南宫老人已经断气,身体已经凉了。如果换成另一个炼药师,他会直接宣布可以下葬。幸好是罗素,不过有主神的碎片。

当主神的碎片与苏老头的身体完全融为一体的时候,罗素看到苏老头的脸色是蓝灰色的,渐渐浮现出一抹红润...

“你爷爷怎么样?”苏卜凡一直在外面焦急地踱来踱去。当他看到罗素走出来时,他正忙着迎接他并问。

罗素说:“比想象的要好。”

“你是说,你爷爷……”苏卜凡兴奋道!

罗素点点头:“爷爷的生活暂时稳定了,但是人还没有恢复。”

“那么...你什么时候醒来?”苏卜凡松了一口气,但随着罗素的话,他的心又高了起来。

此刻,除了苏卜凡,众人心中都提到了苏家的后辈。

罗素听了,苦笑了一下:“你什么时候醒...爷爷要达到一定条件才会醒,否则...他会一直睡觉的!”

“一直睡觉……”苏卜凡感到心里一痛。“这不是活死人吗?”

他是个英雄。如果他知道自己会这样活着,他一定会选择尽情地死去!

罗素朝里面看了看,叹了口气:“爷爷只能在一种情况下醒来。”

“什么条件?”他们齐声问道。

不管有多难,苏族人都会尽最大努力达到条件,唤醒老苏!

“收集亡灵之神的碎片。”罗素严肃地说道。

“噗——”

此刻,不仅仅是苏卜凡,还有苏家的所有人!

苏先生、苏先生、苏先生、苏华艳先生、苏先生、苏先生及苏先生...所有人都在一瞬间喷了出来,用不可思议的脸和不可思议的眼睛盯着罗素!

他们无法相信罗素竟然说出这句话!

他们不可思议,罗素居然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苏卜凡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把罗素带到角落里,脸上满是严肃:“咯咯咯,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这怎么可能?别开玩笑!”

“这根本不可能!这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那块主神,是因为亡灵主神投射到灵界,出现了一个实力大大削弱的虚影,让他有了机会!”

“是的,玄天神尊罗罗,玄天神尊这...简直是死路一条!”

没有人认为这件事可以实现,但罗素从未像现在这样认真和坚定:“我在罗比大陆的时候,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进入第十八大陆;我在十八洲的时候,想不到有一天会进入中部大陆;我在中部大陆的时候,没想到我的实力能站在绝大多数人之上。”

停了一会儿,罗素严肃地说:“过去困难和不可想象的事情将来可能没有必要了。所以,一切都是人为的,要看你努力够不够。”

当罗素看到每个人看起来都不相信的时候,她笑出声来:“现在你认为上帝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很难想象。以后也许我会抓一个主神在手里给你玩,让你们都成为主神。”

“噗——”

苏卜凡第一个被罗素逗乐了,但他很快生闷气,无奈地说:“咯咯咯,我叔叔知道你在开玩笑,但你认为有可能收集所有的亡灵之神的碎片吗?”

罗素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他很认真地对苏卜凡说:“爷爷自己死了,他也断气了。但此时亡灵神的碎片被自动送了上来。这不是说明爷爷的命不该死吗?”

“此外……”罗素停顿了一下。“就算我们不招惹亡灵主神,他也会杀了我们。那么,为什么不能打他的主神主意呢?”

更重要的是,罗素没有说她最后的敌人是天堂!

全世界飞机无数,界面拥有者无数!

“疯了疯了……”苏卜凡苦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小女孩,成长到了他说他无助的地步。

“但你可以放心,这是一个长期目标。当我初出茅庐的实力不够时,自然要躲着不死之神。”罗素苦笑。

苏卜凡认真地点点头:“咯咯咯,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冲动,慢慢来,慢慢来……”

在南宫之前,在屋里帮治疗过苏的老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的身后,但苏卜凡抬头看见了他。

苏卜凡再次向南宫刘芸强调:“当你到达众神之巅时,你必须避开不死之神!至于主神的碎片,不用担心,等你实力到了再说!”

罗素愤怒地挥挥手:“哦,叔叔,你现在需要在哪里解释这些事情?我们现在不去众神之巅。”

苏卜凡的眼睛下意识的看着南宫云!

南宫云烟也浮现出一抹深沉的黑色,他向苏卜凡点点头。

苏卜凡什么都不懂,也没有违背。他只是苦涩地笑了笑:“好,好,好,你还小,你应该自己做决定,但是这个结婚的日子不会再变了吧?”

南宫刘芸点点头,语重心长地答应道:“这里有一个堕落的少女,所以在这里结婚很自然。”

“那好,那好。”苏卜凡连连点头。

罗素抬着巴掌大的脸,莫名其妙地问南宫刘芸:“我们不是来结婚的,我们要去哪里结婚?”

玄天神尊

南宫云烟摸了摸罗素的头,玄天神尊一个宠溺的笑容出现在了这个绝色的容颜上。

“你是在对我隐瞒什么吗?”罗素的第六感特别准确,玄天神尊她下意识地大声问道。

南宫云还没说话,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然后-然后-"

南宫珈怡的声音。

也幸亏罗素对苏老头的治疗现在结束了,否则她进不去。

南宫佳怡赶紧冲进来。当她看到罗素时,她匆忙地冲了上去。她抓住罗素的手说,“罗罗,快点!快跟我来!10万急!”

罗素和南宫云对视一眼,急什么?

南宫珈怡感觉到一股冰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下意识地看了看,看到了南宫云烟。

“二哥!”南宫珈怡被吓得差点跳起来,下意识地松开了罗素的手。

南宫云烟嘴角微微抽了抽,他有那么可怕吗?

其实他不知道南宫云。自从刀刺死灵法师,逼不死之神交出主神的碎片后,南宫云的气场变得越来越强,强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是一个可以杀死亡灵神虚影的光环!

不要对视,就是看南宫云的时候会有一种被震碎的感觉...

当罗素看到南宫佳怡吓得脸色苍白时,他突然愤怒地盯着南宫刘芸:“你为什么吓到佳怡?”

南宫刘芸:“…”

罗素没等南宫佳怡说话就把她带走了。“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事急?”

“哦!”南宫珈怡顿时回过神来,拉着罗素,既纠结又尴尬,又害怕南宫云烟...当时正犹豫要不要说一句话。

“需要你二哥回避吗?”罗素和蔼地问道。

她也很好奇为什么现在大家都那么怕南宫云。别说家里的佣人,就是现在对南宫云有些尊敬的兄弟,就连现在对南宫云说话的叔叔们,也客气多了。

南宫云烟淡淡的瞥了南宫珈怡一眼。

“不,没有必要回避……”南宫瑜姨哭了,二哥当然可以避开,这是最好的,但她不敢这么说。

想到南宫嘉云目前的处境,南宫嘉义鼓起勇气向罗素求助:“咯咯咯,我知道大姐姐糊涂了,考虑不周,一次次得罪你。说我不应该为她向你求助是有道理的,但现在情况真的很紧急很复杂...你能不能……”

南宫云盯着南宫珈怡的眼睛越来越黑。后来南宫珈怡说声音越来越低,就像小猫一样...

罗素点点头。“我知道你站在我这边。如果不是很紧急,你不会找我。告诉我,什么情况?”

学者为知己而死,南宫珈怡现在有一种为罗素不择手段的冲动!

“大姐,她疯了!”南宫珈怡说:“三天前,龙凤家出事的时候,姐姐也出事了。今天冷太太带姐姐回来,姐姐疯了,痴呆了,没有记忆。直觉告诉我,一定是吴家的手!后来,五子来了。他哭着喊着三天找不到大姐姐,只好去门口求救。”

定了定神,玄天神尊南宫甲一严肃地盯着罗素说:“罗罗,玄天神尊你相信我吗?”这一次我的第六感非常清楚的告诉我,姐姐的意外和五子是分不开的!"

苏点点头。

南宫佳怡又一本正经地说:“妈妈要把姐姐送到龙凤家,请最好的医生来看她。但吴紫月表示,姐姐已经被家族除名,不适合留在龙凤家族。她必须把她姐姐带回吴佳家族。”

"他威胁南宫阿姨要把南宫还给她的家人."罗素淡淡的说道。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南宫珈怡捏紧拳头,“我明白妈妈的意思了,她是决定让姐姐带着伍兹回去的...摔倒。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发誓,姐姐一定是被布克伤害了!虽然他们没有动机!”

“不,有动机。”罗素微笑。

“什么动机?”南宫瑜伽的饮食不明白。

罗素淡淡地说:“如果是你说的三天前的那个晚上,想想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二哥杀了灵帝,杀了不死之神的鬼魂……”

“在那之前?”罗素回应道,“在这之前,我们被灵帝逼得有多惨?当时整个龙凤族几乎灭绝!因为灵帝的关系,外面的人都看了直播,如果你是武术家的话。”

罗素淡然一笑,看着南宫佳怡。“平时谄媚南宫嘉云,难道他们心里没有怨气吗?平时假装不关心孩子,难道他们心里就没有怨恨吗?平时压抑的多深,爆发的时候多可怕!”

“上帝!”南宫佳怡瞬间容光焕发,眼睛亮亮的吓人。她抓住罗素,拼命点头:“是的,是的!没错!这就是动机!只有你知道我!”

说到这里,南宫佳怡特别委屈:“那个吴子月是个清纯无邪的小白脸!我一说他,我就装无辜,装善良,装委屈!所有伤害我的女士都觉得我傲慢任性,没有家教!”

偏偏那些女士不相信她说的话!

罗素无奈的看着南宫珈饮食,这个可怜的孩子很可怜,但是如果吴子月真的像南宫珈饮食说的那样,那就真的了...可怕!

南宫刘芸看着罗素眼睛下蓝灰色的影子,皱着眉头说:“你干嘛拿这些小事来烦我?”

他之前忙着拯救南宫魔苑,然后忙着对抗灵帝和亡灵神,最后忙着拯救老苏曼。罗素累得无法掩饰自己的疲劳。

“没关系,去睡觉吧。”南宫云烟拉着罗素就往里面走。

罗素挥挥手:“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但是这件事虽然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也有间接的联系。怎么能无视呢?”无论如何,南宫宇是你妹妹,她爱我,也爱我家的狗。既然爱你,就要学会爱你的家人。"

罗素的后半句突然来了,南宫云愣在了当场。

罗素平时比较矜持,想从她嘴里听到一句情话,比上天还难,所以南宫云烟站在那里,耳朵慢慢地红了,脸色有些不自然。

“咳咳。”南宫云轻咳了一声。

罗素没注意到他的不自然,玄天神尊拉着南宫佳怡说:“走,玄天神尊我们现在就走!这件事真的不能这么糊涂。”

龙凤氏族。

南宫夫人愤怒地盯着伍兹。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吴子跃从一开始就给一个潜伏在龙凤氏族内部的间谍下达了指令。

因此,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吴家。

吴低下头醒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当他知道的母亲和儿子逃走了,他很生气,几乎掐死了吴少奶奶。

当这对老夫妇互相指责时,消息很快就传了进来。

吴队长看着站在下面的声音喊道:“什么?您说什么?/不好意思?南宫珈芸现在在龙凤族吗?!"

说着,吴低下头,转头盯着吴太太。

吴太太吓了一跳。她尖叫道:“不!那不可能!南宫珈芸死了!怎么还能活在龙凤族?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越子现在怎么样了?南宫珈芸已经全盘托出了?子玥现在还活着吗?”吴族长和吴夫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新来的人是一个不起眼的年轻家庭成员。他只是冷冷的说:“南宫嘉云疯了,失忆了,所以还没说实话。”

“那太好了!那太好了!”吴大人和吴夫人对视一眼,悬着的心也放松了。

“可是——”年轻的家丁吴淡淡地说道,“龙凤家族的南宫炼药师不能诊断出真相,但也有龙凤家族的。只要罗素一到,恐怕所有的真相都会被揭露。”

吴太太的脸瞬间白得像雪一样!

但是她命令某人杀了南宫珈...哦,我的上帝!到那个时候,龙凤会放过她吗?

“那,那现在呢?先生,我现在该怎么办?”吴太太真的感到害怕。

吴头领怒视着吴夫人:“都是你!都是你!如果吴家初有事,你就没命了!”

“先生……”吴太太一直哭,整个人好迷茫。

而这时候,吴小妹和武大嫂子也从外面冲了进来,因为他们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妈妈!南宫珈芸不是死了吗?!"两人齐琦惊呼一声!

吴老头和吴太太意识到他们的声音有多大,两个人顿时吓了一跳!

冲上去一把抓住吴夫人:“南宫家云没死,现在人还在龙凤家?”

吴太太的心思是空白,只会意地点点头。

“那怎么办?那我能怎么办?如果你让龙凤知道我们之前做了什么,我的上帝……”吴小妹只觉得浑身发抖。

“妈妈,都是你!”指着吴太太。“要不是你妈,你都忍不住杀了南宫。现在怎么会有这样的后果?”

贝奥武夫人气半死。这个时候指着她有用吗?她是唯一一个报复南宫瑜伽的人吗?那时候你们不是都吼的很好吗?

吴队长说:“别吵了!”

所有人都按顺序看着苏头像。

“还有机会,现在还有机会弥补!南宫嘉韵不会疯吗?你失忆了吗?罗素不是要给苏治病吗?他还没回去?加油加油!咱们趁着这个时间去龙凤门,就算抢了也要抢南宫珈!”

玄天神尊

你想想,玄天神尊不就是这样吗?如果南宫瑜伽在龙凤族,玄天神尊就像是一颗不合时宜的炸弹。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最好的办法就是抢南宫瑜伽回来!

“去散步吧!我们去龙凤战队吧!快走!”

为了自保,现在吴家这些女人以前都是联合的空!吴老爷子身体虚弱,不方便过来,所以没有去。

我去见了吴家的吴太太、吴太太和吴小妹太太。

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内院,只见越跪在地上,而南宫芸在一旁瑟瑟发抖。

当吴太太看到南宫瑜伽时,她的心很紧!

要知道,她亲自下令杀了南宫珈芸。因为她有负罪感,所以她心里一阵刺痛,但是当她看清南宫瑜伽芸此刻的处境时,她的恐惧已经耗尽了。

此刻,南宫瑜伽芸看起来像个疯子,谁不知道!

吴少奶奶快步上前,抓住南宫家云的手,激动地说:“家云!我的好媳妇!我们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你了!”

当她看到南宫家芸的样子时,南宫夫人突然惊呼道,“贾芸,你怎么了?你受伤了吗?你快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

看到吴少奶奶这么快就入戏,和吴嫂都惊呆了。他们面面相觑,带着钦佩的表情。

吴太太持刀飞了过去!来行动吧!

哦,哦,哦-

和吴嫂也快步走了上去,扶着南宫芸从左往右走。他们终于在口中找到了你,泪水滚滚而下。这一幕让不知道真相的人看了一眼,特别感动。

周围所有的女士都在窃窃私语。

“这个吴家真是个好家庭。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媳妇。”

“不是吗?如果布克家族不好,龙凤家族会娶第一个女儿?当初看着吴佳家老实老实,就在南宫结了婚。”

“这些年来,南宫珈芸没有生过孩子,布克对她太好了!真的很佩服!”

吴太太哭着听着这些对话,心都快晕过去了。

但南宫夫人眉头紧皱,吴家哭得很恳切,南宫夫人总觉得怪怪的,宗觉得有问题。

吴太太一手拉着南宫家云,一手对南宫太太说:“你变成这样,以前得罪过南宫太太,把她赶出家门。龙凤族人不认得她,我们武术家认得她,我们就带她回家。”

说着,吴太太拉着南宫珈芸的手就要走!

事关她的生死,她哪里敢怠慢。

“等等。”南宫夫人没想到吴夫人的手这么快,于是她拉着南宫芸离开,并迅速拦住了她。

“不要...你妈妈改变主意了吗?”吴太太看着南宫太太。“你准备收回之前的话,让你回到龙凤家族?”

“这个......”南宫夫人又尴尬了。

吴太太苦笑着说:“既然你妈还在犹豫,慢慢想吧。这时候,也不急。至于瑜伽...不管龙凤家要不要她,她永远是我吴家。即使她迷茫,做错了事,也永远是我吴家的好媳妇。只要吴家有饭吃,她绝对不会饿!”

“好!玄天神尊”

吴太太的话慷慨激昂,玄天神尊周围的人听了都激动不已!

“一直听说吴太太以媳妇出名,现在真的看到了。”

“南宫都疯成这样了,南宫夫人还不让她做回人...幸好有吴夫人,南宫真的嫁给了别人。”

“其实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龙凤氏族现在的地位如何?马上就要皇室了!有个疯公主,出门好看吗?”

在场的女士们,很多人没说,但不代表她们心里没有主见。

南宫夫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

吴太太的比武越来越差,所以她直接被推到悬崖边上,要么让南宫芸回民要么让她回吴家去...

南宫夫人也生气了,冷笑道:“如果我一定要把她留在龙凤家!”

吴太太也冷笑出声:“南宫太太是不是想欺负人?!"

南宫夫人越来越凶:“我要欺负人怎么办?!"

武夫人一脸悲愤痛苦:“这就是即将登上皇族的龙凤门?!想干嘛干嘛,想干嘛干嘛,无理取闹。这是新皇室的风格吗?!"

南宫夫人气得脸都红了,她冲过去攻击吴夫人!

别的女士都插手阻止南宫夫人了,跟南宫夫人打架不好看。

更何况...吴太太说的也很有道理。南宫夫人显然是被吴夫人的道理压制住了,站在了道理的另一边。

吴太太看着南宫太太抓狂的样子,心里冷笑着。今天,她带回来的反正是南宫瑜伽芸。她带回来之后,就被这样对待。那是在那之后。

当他们陷入混乱时,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住手。”

一听到这个声音,许多人下意识地往门里看。

“罗素?!"冷夫人惊呼一声!

本来,她看到南宫夫人和吴夫人几乎打起来了,她心里又高兴又激动,就等着看好戏,可现在罗素来了——

当南宫夫人看到罗素时,就像看到了救世主一样,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罗素没有眯着眼,径直走向南宫夫人。“阿姨,听说贾芸姐姐病了?”

“是啊是啊!”南宫夫人连忙把缩着的南宫嘉云拉到罗素面前:“咯咯咯,你看看你妹妹嘉云,她真的疯了吗?”

罗素淡淡地点点头:“好吧,让我来诊断一下。”

南宫嘉云不承认罗素。她想挣脱罗素的手,但罗素对她微微皱起眉头:“安静。”

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打在了南宫瑜伽芸的头上。

南宫珈芸只觉得自己像是被重重地撞了一下,他的头脑昏昏沉沉,头晕目眩,而当他再次抬头看着罗素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敬畏和恐惧。

就在罗素给南宫芸把脉的时候,吴家的母子二人正在默默的交谈着。

吴太太盯着吴子月:怎么办?会被治愈吗?

吴子岳:罗素以医术闻名,他很可能会被治愈。

吴太太很紧张:怎么办?南宫嘉云鉴定出来了怎么办?

玄天神尊

更让伍兹恼火的是:我不知道!玄天神尊

不仅吴太太和越来越紧张,玄天神尊吴太太和也一直在退后,哪怕只说一句话,他们也会把脚扔掉!

当罗素给南宫芸把脉的时候,他的眼睛并没有闲着,他不时的看着吴家。

那么,吴太太,吴子月,还有吴小妹姐姐...他们脸上的表情逃不过她的眼睛。

随着对南宫珈芸病情的诊断,经过深入分析...罗素的心变得越来越激动。

“嘿。”最后,罗素长叹了一口气。

她一呼吸,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还有,怎么了?你妹妹怎么样?”南宫夫人抓住罗素,紧张而内疚地说:“咯咯咯,说实话,你妹妹贾芸对你不好,她行为很困惑。得罪你不是一次两次。如果可以的话,你姑姑真的不想麻烦你,但她现在只能治好这种病,所以——”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如果不是看在我姑姑的份上,我真的不想干预她的病情。”

“那她……”南宫夫人惊呼道。

“很难治疗。”罗素愣了一下,说:“不是一两天就能治好的。需要长期治疗和护理。”

罗素面色一变,在场的布克人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很好!太棒了!只要不是马上治好,以后有的是机会!

甚至更有伍兹的心思,有几十种方法可以让南宫芸无声无息地死去。

但下一秒,罗素淡淡地笑了:“当然,这是给别人的,如果是我射的话——”

每个人的好奇心和注意力都被罗素牢牢控制住了,每个人都屏息以待地看着罗素。

“只要我把药喝了,我就能保证南宫虞今天醒了。”罗素平静地微笑着,眼神坚定而自信。

隆隆声-

吴夫人,吴子月,吴夫人,...他们只觉得头顶上传来一声巨响空!简直是晴天霹雳!

吴小妹转身要跑,但伍兹死死抓住她,用警告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吴小妹吓坏了,终于不敢动了。

伍兹深吸了几口气,终于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他向罗素挥了挥拳头,假装感激。“苏小姐!今天老婆的病真的能治好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下辈子越是牛马,越是报恩!”

罗素对着他的脸笑了笑,慢慢地说,“我希望你真的感谢我。”

脸色微变,皱着眉看着苏罗威:“苏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罗素似乎没有听到他,所以他直接无视他。

而这时候,南宫珈怡已经拿了笔墨,刷了几笔,很快就写了药方。

罗素对子怡说:“按这个单子去屋里药房取药,速度快。”

紫衣看了一眼方丹,面色凝重,他向罗素一抱拳,转身快步离开了!

而这时候,伍兹的眼睛正盯着紫衣的背影。

那个方丹...真的能让南宫瑜伽芸清醒吗?如果她醒了,会指出三天前发生了什么吗?

伍兹越是苦笑,玄天神尊威尔,玄天神尊南宫芸怎么可能不指出来呢?

他们该怎么处置自己的武将?

当时,伍兹觉得自己的大脑只有空白,整个人都不知所措。

没过多久,子怡队长拿了七袋药,亲自送到罗素:“苏小姐,你要的药都在这里,你看看对不对。”

罗素打开了药袋。同样检查了一下,她淡淡地点了点头:“对,这里的药材都没问题,不用拿下来煎服。让人拿着药灶在这里煎。”

很快,一个全新的药灶就搭起来了。

南宫炼药师急于尝试。他对罗素说:“苏小姐,炼药是一件苦差事。还不如让我炼药。给你点建议怎么样?”

要知道,每次南宫炼药师跟着罗素,他都受益匪浅。现在他的炼药师水平并不比炼药师工会差。

罗素淡淡地点点头:“好。”

很快,火苗渐渐升起,药鼎发出一股浓烈的药材味。

伍兹看着药炉升起的烟,眼神变幻莫测,恨不得上去把药鼎掀翻!恨不得让南宫珈芸永远醒不过来!

在场的很多人都舍不得离开。

南宫夫人开了几次口,这些小姐们都愣住了。

如果只有少数人不离开,南宫夫人还可以生气,但是如果所有人都不离开,南宫夫人只能选择接受。

这些女士内心都很好奇。

三天前,南宫瑜伽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变疯?她疯之前都经历了什么?变成疯子之后发生了什么?

每个人骨子里都充满了八卦,于是都踮起脚尖,等待煮碗药成功。

南宫炼药师在接药的时候说:“我需要一个帮手帮我修药鼎。”

“我来!”

“我来!”

南宫珈怡和伍子多齐声道。

南宫佳怡盯着吴子月:“你跟我争什么?这里有什么事吗?”

伍兹越来越皱起眉头:“三小姐,我得仔细看看你。”

“你看我干嘛?”南宫珈怡冷笑出声。

吴子玥说:“如果目前的尴尬没有治好,她就是别人攻击龙凤家族的借口,所以——我得看好她的药,免得有人偷偷杀了她。”

南宫佳怡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吴子月:“你说什么?你说我会杀了我妹妹?!你疯了!”

吴子月冷笑道:“你是姐妹中最讨厌人群的,也是她出嫁前最容易受名声伤害的。上次她被龙凤家族开除,你也从中作怪...南宫佳怡,你恨不得你姐死!我防备你有错吗?”

南宫珈饮食被吴子月的话差点没气死!

她气得满脸通红,冲过去和吴子月打起来!

然而被在场的人制止了。

南宫甲一怒指着吴子越:“颠倒黑白,强词夺理,想犯罪。这些都是你们武术家自学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庆幸姐姐没有和你生下吴家的后代!"

伤口像丹药一样大,玄天神尊漆黑一片,玄天神尊还冒着烟...

海龙王僵在原地,僵硬不动!

去-

原本射向罗素的无尽海水,猛的向后退去!

哗啦一声巨响,从上到下,把海龙王灌得满满的..lā

大家:“…”

海龙王为什么不躲起来?!

所有人额头上都有这样的疑惑,但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就看到海龙王的脸在抽搐!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滴答!

他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难道只是那卑微的小火焰?

现在没有人敢小看火焰,因为它能突破海龙王的防御,直接冲进他的身体,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小火焰?

啪啪啪

在海龙王的身体里,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柴火燃烧的暴击声。

似乎是骨折的声音-

然而,这怎么可能呢?那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大神,强大的海龙王!

但是下一秒。

雪-

海龙王的身体开始冒烟。

首先,我开始从鼻孔吸烟,然后是嘴和耳朵...

以前...就像煤气泄漏一样。

“上帝!”在场的人都在尖叫!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海龙王看起来像是自发燃烧的?它由内而外燃烧。

此刻的海龙王,他的心几乎要崩溃了!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团火焰,火焰到哪里,血和骨头都烧起来了!除了荒凉,什么都没有了。

疼吗?

海龙王冷汗淋漓浑身发抖!

他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的痛苦!

但是

他根本不能动。他只能清晰地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即将来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烧了起来。这种感觉…让人想死!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这个人类小女孩。

“你...你……”海龙王死死盯着罗素。如果他的眼睛能杀人,罗素已经被杀了上千次了!

罗素已经跌了一半。她双手放在身后,淡淡的笑着看着海龙王:“我怎么样?”

“你,你是谁?你……”海龙王浑身颤抖,声音颤抖。他原本暴戾的眼神此刻充满了惊恐。

罗素淡淡一笑,走上前去:“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人。”

当罗素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海龙王的腿开始发烫。

一簇火苗从脚底蔓延开来,火苗肆虐,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了!

就是因为他们能看清楚,所以才震惊!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海龙王要疯了。他盯着罗素,愤怒地威胁道:“放开我!你不放我走,我爸绝对不会原谅你!”

罗素冷笑。

海龙王愤怒地威胁道:“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他是龙帝!超神,强龙皇!你害怕吗?!"

罗素叫了一声:“是不是超级厉害?我好害怕。”

“那你还不赶紧让我走?我是我父亲的独生子!”海龙王感觉自己全身发烫,从里到外,从下到上…痛,慌,慌…包围了他!

Ps:今天第六章更晚~ ~有月票,每张都很珍贵~求求~ ~

稍后...他真的要死了!玄天神尊罗素冷笑道:“我不知道你父亲是谁,玄天神尊我也不想知道你父亲是谁,但你必须死!”罗素挥了挥手,落下的红莲火瞬间爆裂!

轰隆隆——巨大的响声щ{][lā}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看着海龙王,他以前一直很嚣张,但是现在却被炸到了原地!

他连化身海龙的时间都没有!身体被吹成肉末,肉末被火吞了!

堕落红莲火燃烧后,吞噬了海龙王的所有精华。嘶——坠落的小红莲舔了舔舌头,绕着一个快乐的圈跑到罗素的头顶:“好吃——”“坠落的小红莲说好吃,不一定代表好吃,但对它的升级大有好处。

罗素也这样认为。海龙王是水下生物。这个生物平时没有接触过堕落红莲,所以吸收后效果出奇的好。

这些海洋生物对陨落的红莲有好处,但绿羽和仙藤呢?小黑猫呢?

也有可能让它们堆积一升吗?罗素已经下定决心,在大师们获救后,她将登上众神之巅。

在那里,是超级强者的舞台。在那里,强者如云。那里,没有南宫云站在她身后,为她遮风挡雨。

所以,她必须坚强,她必须坚强。只是-救师父才是最重要的。罗素这么想着,暂时抛开了海龙王。

罗素脑子里转了无数念头,但实际上只有一秒钟。此刻,所有人都在看着海龙王爆裂的身体,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睛死死盯着,一刻不瞬的盯着!

绿暴龙之王盯着这一幕喃喃自语:“怎么会...哪能...怎么可能呢?”三位长老也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炸响的海龙王,然后看着罗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罗素来的时候,她修炼的是dzogchen,然后不一会儿就被提升为小神了...但是现在她的力量...花了多长时间!

三位长老和绿色霸王龙王,他们连一颗星星都没有升起,但罗素竟然...她实际上...海龙王带来的族群早就吓怕了,直接转身就跑!

罗素淡淡的对三长老笑了笑:“没有龙,你不赶紧追?”对!绿霸王龙王和三位长老,他们如梦方醒!

想想以前的海龙王集团有多嚣张,多嚣张,多残忍,现在怎么能不追求胜利呢?

“追!”绿色霸王龙王瞬间愤怒,双手长枪飞扔出去,口中的火焰呼啸而去!

无数绿色的霸王龙飞了出来!海龙在前面乱糟糟的乱窜,而绿色的霸王龙在后面追逐胜利!

三长老纹丝不动。他那双多年后才平静下来的睿智的眼睛宽慰地看着罗素:“罗素勋爵,好久不见,但我没想到当我再次见到你时,你的力量竟如此强大。人族有句话说的好。三天不看。”罗素谦虚地说:“三位长辈受到了表扬。”

三长老摇手道:“哪里夸你了?这一次,玄天神尊要不是罗素大人及时赶来,玄天神尊我的龙会在щ被消灭..lā"

罗素皱起眉头:“龙怎么会?”

“唉,一言难尽。”三长老道:“前段时间我们长老上了众神之巅,长老中只剩下我一人。除此之外,小族长们闭门修行。没想到海龙这么快就得到消息,带着部落进犯……”

罗素很清楚,难怪龙现在看起来有点虚弱。

幸运的是,她经过了这条龙,否则还没长大的小龙就会被海龙屠杀。

“对三位长老来说,因为之前有400名龙骑士,三个月后会有一群人族战士来龙族试炼。请三位长辈照顾。”罗素笑着拱手道。

她不会在龙族呆很久,当然也不会等到勇士来了,所以要提前说明。

三位长老都深深感激罗素。且不说罗素和南宫大人的成就,这次神龙感激罗素救了神龙就够了。

想到这,三位长老笑着说:“说罗素勋爵说的话是我们的工作。更何况这是人族和龙的合作。更何况这些龙骑士不仅可以庇护人族,还可以保护龙族。”

龙族曾经夸耀自己的高贵、自以为是的傲慢和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但是在被罗素救了两次之后,他们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拒绝并接受了人族。

当罗素与三位长老交谈时,绿色霸王龙之王已经带着他的部下凯旋而归。

“哈哈哈——”绿色霸王龙王冲到罗素面前,脸上充满了兴奋和兴奋,“罗素大人!这杀戮太酷了!我刚刚杀了三百条海龙——”

其他的绿色霸王龙都是欢快快乐的。

罗素突然问道:“他们都被杀了吗?”

绿色霸王龙摇摇头。“杀了大部分,但是前面的跑的太快,一头扎进了深海,追不上。嘿,他们不就是几条海龙吗?没什么大不了的。罗素勋爵以前不是说过,“不要追一个穷人吗?“所以我们就不再追了。”

三长老脸色微变:“这一次太可怕了……”

“别吓我,老头,怎么不好?”绿色霸王龙王盯着三位长老。

三长老怒曰:“海龙王已死。这个领域确实群龙无首,但别忘了中海龙宫还有他爹!”

“海龙王死前,他扬言要制造噪音。他的父亲,海龙帝,是个超级厉害的人……”三长老忧心忡忡,道:“这些放走的龙,一定会到中海龙宫报到。你说,海龙帝能不为儿子报仇吗?”

三长老说到这里,歉疚地看着罗素:“罗素大人,海龙帝心胸狭窄,我的龙已经有危险了。我怕他一路杀到人族,给人族带来无尽的邪恶……”

罗素摸了摸他的鼻子。“三长老,你想多了。”

“但是……”三位长老还有话要说,但罗素挥了挥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三位长老不用担心。”

没什么大不了的。三位长老几乎哭不出来...

虽然罗素大人的修养很高,玄天神尊但是三长老可以肯定,玄天神尊她还没有晋升到超神境界。她怎么能说出这句话?

正在这时,突然!

一股来自龙族西北地区的暴力精神力量..lā

罗素眼睛一亮,问三位长老:“你们是西北地区地下修行室的小头目吗?”

三长老愣了一下。

因为怕修炼时被打扰,三长老决定把小氏族的修炼地点安排在西北地下修炼室。

罗素盯着他:“在西北地区的地下练习室里发生了一场精神暴乱。显然,有些修行者被附身了。”

着魔?三长老的目光瞬间收紧,他猛的点了点头:“对,对,小宗主真是……”

然而,在三位长老的话说完之前,罗素已经迷路了。

罗素有多快?

嗖嗖!

眨了三次眼后,她的身体已经冲进了练习室。

此刻的地下练功房,正如罗素所说,精神错乱,疯狂冲击,暴动。

整个房间烟雾弥漫。

正当罗素冲进来的时候,龙族的卫兵想冲进来,但是罗素喊道:“别进来!这里随时会有爆炸!”

罗素在心里深吸了一口气:小龙在练什么?这么严重的灵气暴乱怎么会发生?

但是现在她已经无法考虑很多了。

小龙那么小,仍然像一只小奶狗,但盘腿坐着,他的脸严肃而紧绷。

它头上的两个角像烟囱一样喷出白雾。

罗素迅速赶到小龙,抓住它的肩膀,把它抱了出来。

然而,当她抓住小龙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凶猛地扑向罗素!

割搓!

罗素的手腕被它咬了一下,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袭上了罗素的全身。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没有想太多,她又眨了一下小龙,走出了地面。

但此刻,地面上聚集了许多龙。你看他们,都是龙头。

三位长老见罗素出迎,大喜道:“罗素大人——”

罗素皱着眉头喊道:“快!让所有人都让开!这里要爆炸了,快跑!”

什么?

三长老惊呆了,幸好他老人家经验丰富,沉着冷静,于是对着所有的龙喊:“快跑!大家快跑——”

哇-

三长老的威望不是一般的强。他命令所有的龙,大龙和小龙,跟在他们后面,迅速离开。

就在他们跑出十公里后。

轰隆隆!

地下修炼室内原地爆炸!

疯狂的蘑菇云从天而降,火云翻滚,浓烟滚滚!

所有人都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轰然炸裂的一幕,胸口一阵发毛。

要不是罗素大人发现他喊得快,他们早就……被炸成碎片了。

想到这,他们都转过头,带着挥之不去的恐惧看着罗素...

但此刻,小龙仍然抓住罗素的手腕位置,痛苦的罗素打了个寒战。

甚至,它正在吸罗素的血。

但是罗素没有生气。相反,他伸出手,同情地拍了拍小龙的小脑袋。

疼吗?不可避免地..lā

但罗素很清楚,玄天神尊小龙体内气血翻涌,玄天神尊燥热难耐,她的血液是天地的完美结合,再加上血液苏醒到60%,这是世间必备。

咕噜咕噜——

罗素的血不断被吸走。

周围的龙都无奈的看着,尤其是三长老。他带着爱和内疚看着罗素,几次想说话,但罗素举起了手阻止了他。

“唉,”三长老感到内疚。

罗素大人救了整条龙,现在他被一个小部族咬去吸血。真好...

以前龙族里几乎所有的龙人都对小氏族成为人族的精神宠物感到羞耻和愤慨,现在却很庆幸。

哼-

一股灵气在天地之间晃动。然后,无数的灵气像洪水一样来到了小龙。

罗素眼中浮现出一丝惊讶。

小龙不仅没有走火入魔,还升职了,这真的很棒。

罗素咬着左手,举起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小龙的背。

让它的头发从头顶远离陶背,轻轻抚摸,就像是妈妈的手。

小龙的眼睛原本是血红色的,他的整个身体像岩石一样僵硬,但随着罗素的触摸,他僵硬的身体一寸一寸地变软。

当它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双猩红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黑眼睛。

三长老提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其他人也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小龙皱起眉头,盯着罗素的脸,然后低头看着罗素的手腕...它下意识的往后跳了一米。

罗素摸摸鼻子,毫无疑问,这只是一条小黑龙,如果是她的小白龙,现在早就跳到她怀里蹭蹭地铺了——而且深深地感受到了小主人的存在。

“你……”小黑龙抬起爪子,擦了擦嘴里的血。

它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它体内的精神力量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这就是...大神?

三长老忙不迭上前解释道:“小宗主,你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了,地下修炼室爆炸了。你差点就有大麻烦了。幸好罗素勋爵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黑龙皱起了眉头,他对罗素的感情...很尴尬,他太骄傲了,以至于憋了很久,也没有说谢谢。

那张骄傲娇小的脸看起来很可爱。

罗素抬起手,拍了拍它的头:“好吧,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努力。欢迎什么?”

小黑龙暗暗松了口气。

三长老适时修刀:“小宗主,你也咬了罗素大人。”

小黑龙很紧张。

"不仅被咬了,还从罗素吸了很多血."绿霸王龙王也哭了。

小黑龙脸一黑:“…”

它绷紧了它的小脸,黑色的眼睛盯着罗素,很难张开它的嘴:“…”

这辈子,它还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谢谢,太难说了!

罗素揉揉他的小脑袋:“好了,别逗他了,刚升职完,让他好好休息。”

小黑龙的性格和小白龙完全相反。既然尴尬骄傲,那拖龙二代就是酷帅狂。

如果平时,罗素像摸小白龙一样摸小黑龙的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