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天天赢(中国)有限公司----我的美女家教(1/02)

天天赢(中国)有限公司 !

这是一个只有富人才能买得起房子的社区。安若住在里面,美女美女至少安全有保障。

买了一套三居室,美女美女两居室的房子,也自带室内花园,装修的很精细,不用装修。

安若对这所房子很满意,马上就买了下来。

下一步是添加家具。她和夏诺去家具市场逛了两天,才把东西都买好。

一切都安排好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了。

为了感谢香农的帮助,安若计划亲自下厨,冷淡地邀请她共进晚餐。

夏诺欣然同意,但也带着冷淡。

再次看到那个高个子,安若根本看不见。他还是一个十八岁的男孩。

其实他比二十多岁的男人更成熟稳重。如果他不说年龄,大家都会以为他二十五岁以上。

很少冷言冷语,表情总是淡淡的,但安若看得出他对香农真的很好,他也是一个很好的人。

Anre本来是要给自己做饭的,但是冷言冷语什么也没说。她围着围裙去厨房做饭,不给她表演的机会。

香农带安若出去,笑了笑。“让他做吧。他做的菜很好吃。”

“这怎么行?他是客人。我说我做饭请你吃饭。”

“算了,也许你做的饭我吃不下,让他做吧。”香农直言不讳地说,安若既有趣又无语。

“你也买了音响,我想唱歌。安若,来和我一起唱。”

香农非常喜欢k歌,安若给她买了一台立体声音响。

客厅里,两个女人在开心地唱歌,厨房里做饭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当他们唱得差不多的时候,冷食已经准备好了。

一桌子的菜,光是闻着香味就让人流口水。

安若咬了一口,赞赏地竖起大拇指。真的很好吃,比五星级酒店还要好吃。

香农心里很得意。她是一个优秀的十项全能丈夫。

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她害怕安若会伤心。

吃完,他们继续唱,Chano用冷冷的话语唱着。他们开心地玩到天黑。

夏诺走之前,他问安:“你今天看报纸了吗?”

“没有,为什么?”安若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我今天很开心。下次我来陪你玩。”夏诺无辜地笑了。她冷冷地离开前拥抱了安若。

当他们离开时,安若上网查找今天的新闻。

她以为是什么?原来唐雨晨和兰可仁后天订婚了。

安若合上书页,去厨房洗碗和打扫。

她拖着所有的房间,收集了很多衣服要洗。

她一直很忙,累得没有力气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了。

躺在床上,安若很快就睡着了,因为他太困了。那天晚上,她睡得很香,一点也没有失眠。

—————

订婚那天,夏诺特来找安若玩。

她一直拉着她唱歌,不让她看电视,不让她出去。

安若知道她的良苦用心,当她厌倦了唱歌,喝水的时候,她笑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的心情很复杂。

安森为他这么努力,家教他很感动。

然而,家教他有一种预感,他的努力不会有结果...

他们注定要分开。

其实分开只是时间问题,但他们为什么这么舍不得呢?

为了让叶笑言留下来,陈俊联系了他的曾祖父。

但是南宫文祥不同意他的要求。

不管他怎么努力,怎么做,他们都不会改变决定。

陈俊认为离开叶笑言很容易。

结果是这么难,甚至不可能改变。

他的信心受到了打击,内心越来越焦虑。

怎么办?如果他不能改变主意,叶笑言就会离开。

他们什么时候离开,什么时候见面?

陈俊意识到他根本不想和叶笑言分开。他不想和他失去联系,然后就再也不可能见面了。

不对。

他们实际上有机会见面。

等乐山继承了南宫世家,说不定乐山会让他们见面。

但那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这么多年,任何变量都存在。

也许叶笑言受了很多苦,也许他会出事,也许他爱上了别人…

任何可能性都让陈俊无法接受。

他只知道他想把叶笑言留在身边,照顾他,保护他,守护他。

只有在他身边,他才能安心。

但是,他现在的实力太弱了,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他们即将分开的局面。

如果他硬来,只会伤害叶笑言...

毕竟,叶笑言对他的影响太大了,他的曾祖父不会允许叶笑言继续存在。

最后,陈俊妥协了,他无能为力。

陈俊邀请叶笑言在海边见面。

夜晚来了。

偏僻的海边没有人,只有海浪的声音在空回响。

叶笑言来的时候,看见安森独自坐在海边。

这几年他的身材变化很大。

今天,他高多了,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叶笑言看着他的背影,思绪不禁恍惚起来。

“安森,有什么事吗?”叶笑言走到他身边坐下。

他明天将离开。即使安森不找他,他也会找他。

陈俊侧身看着他,低声说:“我不能让你留下来,对不起。”

这是叶笑言第一次听到他说对不起。

叶笑言·冷冷,他摇摇头:“没关系!这跟你无关。你帮了我很多。真的很感谢。你不必感到抱歉,你不欠我任何东西。”

“但我还是不想让你离开……”陈俊突然说道。

叶笑言靠在他黝黑的眼睛上,心跳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节奏。

他的话也让他的心失去了节奏...

但他淡然一笑:“其实我也舍不得你。但是,我们迟早会分开的,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如果那一天很久以后才到来呢?”

“没关系,反正可以再见面。”

陈俊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为什么认为这没关系?但我觉得跟这个有很大关系。很久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我不想和你分开这么久!”

!!

叶笑言眨了眨眼。

当时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美女他觉得安森的言论很奇怪。

好像不是朋友该说的话...

“安森,美女我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的朋友,说实话,我很高兴……”叶笑言挤出一丝笑容。

陈俊抓住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非常严肃地说。

“你错了!我不在乎你这个朋友!”

叶笑言错了。“你不把我当朋友吗?”

“可以!”

叶笑言真的很蠢。他不懂自己的语言,不懂自己的行为,不懂自己的思想。

他不把他当朋友,那他把他当什么?

叶笑言没有问,但陈俊直接给了他答案。

“叶笑言,你听着,我不想成为你的朋友。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是真的。我喜欢你……”

叶笑言突然瞳孔放大——

陈俊的表情很严肃,声音很清晰:“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吗?”

叶笑言认为他听到了声音。

他结结巴巴地说:“开什么玩笑?”

陈俊握紧他的手。“我没有!”

“我想我误会了……”

“你别误会!我喜欢的就是你想的。”陈俊直接揭穿了他的假设。

叶笑言笑了。“我知道,是朋友之间的爱,对吧?”

回答他,这是陈俊的吻。

叶笑言有一种身体受到打击的感觉。

他全身僵硬,眼里满是不相信。

安森,他在干什么?!

他真的吻了他...

陈俊只是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唇,然后抬起头。

叶笑言的脸刷地红了。“你...你……”

“不是朋友之间的爱。”陈俊盯着他解释。

"..."叶笑言觉得自己快要死于脑充血。

不,他的心脏要跳出胸腔了。

“安森,我...我是个男人……”他结结巴巴,声音颤抖。

陈俊笑着说:“我知道你是个男人。”

“你喜欢男人吗?”叶笑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地有点失落。

“不,我不喜欢男人。”陈俊肯定地说:“我喜欢的人是你。”

“但是...我是个男人……”

“我知道。我也不想喜欢你,但是我喜欢。我喜欢你,不管你是男是女。”

叶笑言怔怔的看着他。

他说不管是男是女,他都喜欢他。

是真的吗?/你不说。

叶笑言的心中,忽然很是恐慌,又不知所措。

“为什么?”

你为什么喜欢他?

陈俊轻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还是被你吸引住了。当我发现我喜欢你的时候,我试图忘记你,但是失败了。这几年想了很多,很清楚对你的感情。所以请相信我,我对你是认真的。”

叶笑言又错了:“多少年?”

陈俊笑了:“是的,我已经喜欢你好几年了。是惊喜吗?”

"..."叶笑言真的很惊讶。

他不仅惊讶,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觉得这一切似乎都不真实,他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叶笑言摇摇头:“安森,别跟我开玩笑,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

我的美女家教

陈俊拂过他的脸:“我说,家教我没开玩笑,家教我是认真的!”

“怎么会这样?我是男的,我以为我们只是朋友!”叶笑言仍然不可思议。

虽然他真正的性别是女性。

但他现在是个男人了。

在他看来,安森怎么会喜欢一个男人呢?

陈俊知道他不会轻易相信。

“我再说一遍,我说的是真的!”他盯着自己的眼睛。

叶笑言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相信了他。

“你真的喜欢我吗?”

“可以!”

“虽然我是男的,但是你喜欢我吗?”

“可以!”

叶笑言不知道该问什么,总之,心情很复杂。

同时,他的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喜悦。

他也喜欢他吗?

陈俊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现在叶笑言也相信了。

他忍不住期待的问他:“小燕,你呢,你喜欢我吗?”

叶笑言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不知道,他没想过。

陈俊低声说,“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你以后慢慢喜欢我,就一直喜欢我。”

叶笑言无语,他这么自信?

陈俊继续说道,“我现在不想向你坦白。等你出了岛,找到合适的机会,我要告诉你这些。但是你明天就要走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如果我不告诉你这些,恐怕就太晚了。所以我决定现在说。”

叶笑言垂下眼睛有点黯然:“说话有什么用……”

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见面。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陈俊抓住他的手说:“当然有用!我要你知道我的心,我要你等我!”

叶笑言大吃一惊:“等你?”

陈俊点点头。“是的,过几年我会设法带你走。所以这几年,你要好好生活,不喜欢任何人。”

“答应我!”陈俊的强烈需求。

他怎么能答应他?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他还没有确定对他的感情。

陈俊有点着急:“答应我,好不好!”

“但是...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

叶笑言别开头,“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喜欢你,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陈俊转过了身。“你不是说你最在乎的人是我吗?”

“那意味着朋友……”

“朋友不在乎这个!”

“如果你很在乎我,说明你心里有我。”陈俊自顾下结论。

叶笑言糊涂了,是这样吗?

但他真的把他当朋友...

不,他不仅是朋友,还是亲人,是兄弟。

“安森,我真的不能答应等你。我还没想明白。”叶笑言平静地说。

陈俊皱起眉头,下一秒,他猛地吻了吻自己的嘴唇!

这个吻和上一个不一样。

它不再是一个吻,而是一个真正的吻。

陈俊从未吻过任何人。那是他的初吻,但是他的手法还可以。

他本能地吻了他,舌头颤抖着伸进嘴里,找到了他光滑的舌头...

叶笑言被他的行为吓坏了,整个人一动也不动。

!!

当他恢复过来的时候,美女他无法推开他。

陈俊囚禁了他的身体,美女他的身体略瘦,但有一只强壮的胳膊紧紧地抱着他,包裹着他的整个人。

叶笑言躺在他的怀里,感觉很热,呼吸困难。

而他的心跳如此之快,他还能感觉到安森的心跳。

他们的心跳如此之快,以至于几乎失去了节奏...

他听着他们的心跳,以为他们要死了。

最后,他把他推开了。

两个人同时向后退去,手放在沙滩上。

他们面面相觑,彼此呼吸急促,两颊通红。

“你在干什么?!"叶笑言有点生气地问他。

他刚才的所作所为真的吓坏了他。

“我在吻你,你感觉不到吗?”

陈俊喘息着低声问道:“你刚才觉得不舒服吗?”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不觉得恶心。

“你拒绝吗?”

“你生气了,想杀我?”

“如果你没有,那你也喜欢我。”

叶笑言盯着他,他这是什么谬论?!

陈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叶笑言,今天应该说的话,我都做了。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想。总之你一定要答应我等我来找你,不要喜欢任何人。”

叶笑言咬咬嘴唇,仍然没有说什么。

他能认真对待这样的承诺吗?

陈俊向他伸出手:“起来,我们该回去了。”

叶笑言自己站了起来。

陈俊走近他,吓得他后退两步。

陈俊的眼睛变暗了。“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你不用防备我。”

“安森……”叶笑言鼓起勇气发言。“你今天真的吓到我了,但我没有恨你。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在乎的人...还有,我会认真考虑你今天说的话...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多保重。”

这些话都是叶笑言的心声。

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他还是很难过。

陈俊的眼睛发亮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找到你。”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不敢轻易做出承诺。

陈俊低声说:“总之,不管怎样,我都会来找你……”

叶笑言低下头,试图掩盖他眼中的泪水。

他对自己如此关心他感到满意。

第二天一早,叶笑言离开了。

唯一为他送行的人是陈俊,其他人不知道他要离开。

叶笑言离开了小岛,陈俊也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他让小齐家留下来继续训练,照顾艾君。

但他不想留下。

这里没有叶笑言,他留下来没有意义。

他选择了回家,回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努力早日变强。

江予菲坐在客厅里静静地看着这本书。

孩子们不在家的时候,她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就是看书。

“夫人,先生回来了!”仆人进来了,高兴地通知她。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谁回来了?”

她侧身一看,突然看到一个身材高大、骨架略细的年轻人提着行李走了进来。

推荐好看的结局文字《霸道老公:豪门宝贝老婆》

!!

“安森?!"江予菲高兴地站了起来,家教“你为什么回来了?!"

陈俊扔掉行李,家教抱住她的身体:“妈妈,我回来了。”

江予菲激动的眼睛里有泪水。

“宝贝,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了?俊浩和艾君呢?”

江予菲正忙着往外看。

这三个孩子一年只能回家一次,待一两个月就走。她早就想死了。

江予菲没有看到另外两个孩子。

陈俊笑着说:“他们要到新年才会回来,但我回来得很早。”

“你说早点回来是什么意思?”江予菲不明白。

“妈咪,我以后不会离开的。我不会再离开你了。”陈俊说。

江予菲惊呆了,随即欣喜若狂:“你是说,你再也不会训练了?”

“嗯。”

“真的!太棒了!只是你为什么回来早了,难道直到明年年底才回来?”

陈俊带她坐下,笑着说:“我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学业,所以我提前毕业了。妈咪,我回来早你高兴吗?”

江予菲笑着弯下眼睛:“我当然开心。回来不要告诉我,这样我就可以提前准备好你喜欢的食物。”

“我也不想给你惊喜。”

“这个惊喜够大了,妈妈很喜欢。”江予菲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回来的路上我一定累坏了。上楼休息一下。你的房间今天刚刚打扫过。我会打电话给你父亲,给他一个惊喜。”

“好吧,我先上楼休息了。”

“嗯。”

陈俊吻了吻江予菲的脸,然后开始上楼。

回到卧室,他先洗了个澡,然后疲惫的躺在床上。

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后,他几乎没有休息。

他满脑子都是叶笑言。

他发现自己刚刚分手,很想他。

但是要分开好几年,乐山继承家业才见面。

一想到至少五年前他们相遇,陈俊的心就令人窒息。

他很难熬过这段漫长的时间。

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向叶笑言坦白,如果他没有吻他,也许他的想法不会那么强烈。

但他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做的事。

就算他现在心里不舒服,也是伴随着甜蜜的。

至少那天晚上,叶笑言对他的拒绝没有那么明显。

至少,他没有拒绝他。

所以他还是很有希望的,只要有希望。

想到这些,陈俊不禁甜甜地笑了。

他拿起电话,冲动地想给叶笑言打电话,但他很快就变得模糊了。

他忘记了他和叶笑言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

即使他催促米砂去找他的曾祖父,他们也不会让他联系叶笑言。

所谓的秘密训练,真的是秘密,谁都联系不到...

因为陈俊突然回来了。

阮天玲也提前从公司回来了。

晚餐时,仆人做了许多美味的食物,这些都是陈俊人最喜欢的食物。

江予菲上楼去叫陈俊吃饭。

她推开他的门,发现他还在睡觉。

然而,陈俊的警惕性一直很高。当他听到声音时,他睁开眼睛,醒来了。

!!

我的美女家教

“妈妈。”他坐起来,美女笑着给江予菲打电话。

“宝贝,美女该吃了,该吃了,该休息了。”

“好的,我马上下来。”

江予菲先下楼了。没多久,陈俊也下来了。

当我走进餐厅,看到阮,叫他:“爸爸。”

阮,见这儿子长得多了,眼里流露出一种慈爱:“我听你妈说,你以后不去了?”

陈俊坐下来点点头:“好吧,我以后不去了。”

“别走,你现在已经不小了。俊浩要到明年年底才回来?”

“嗯,你齐家也要留在那里。而且他可以留下来顺便照顾小公主。”陈俊说。

阮天玲点点头,“还有一年的时间,不会太长。我觉得让艾君明年回来,一个女孩子,费这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事实上,他只是想要回他的女儿。

我家姑娘一瞬间就要长大了,他真的舍不得她。

陈俊知道他的想法。他笑:“我妹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也许她不用等到16岁再学回来。”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她才十岁。就算她能早点回来,也要好几年啊!”

阮天玲越想越生气,“明年她回来的时候,我不会放过她!去学做什么,女生学点防身术就够了。不,如果他们今年回来,就让他们别走!”

每年当和他的妻子阮回来时,都会生气。

江予菲在他的碗里放了一些盘子:“好吧,孩子们回来的时候你可以生气。现在生气也没用。吃饭。”

阮天玲无奈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陈俊笑了,爸爸在妈妈面前总是那么听话。

江予菲还把许多菜放进了小君的碗里。“我觉得你这次好像瘦了不少。幸好你不去。妈妈一定要养肥你。”

“嗯。”陈俊点点头,非常听话。

江予菲非常高兴,他一直给他们提供晚餐所需的食物。

吃完饭,他们去客厅坐着聊天。

陈俊对阮田零说:“爸爸,我想尽快接管公司的业务,可以吗?”

江予菲说:“你刚回来,休息一下,然后去大学玩几年。”

陈俊哭笑不得:“妈妈,我还需要上大学吗?我已经学完了我应该学的东西。”

“我知道你已经学完了,但是上大学不仅仅是为了学习,更是为了让你享受大学时光,结交更多的朋友。”江予菲说。

她很心疼这个儿子。她从小学到了那么多东西,一点也不享受生活和童年。

陈俊摇摇头。“妈咪,我和别人不一样,我不喜欢你想的大学时光。我还是想早点接手家里的生意。”

阮,表示赞同:“早点接触这些也是好事。”

江予菲不得不停止劝说他。“嗯,自己做决定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谢谢你,妈妈。”陈俊笑了。

“我给你切水果。”江予菲微笑着离开了,留下他们的父亲和儿子在一起聊天。

“你想什么时候接触公司的业务?”阮天玲直接问他。

!!

陈俊说:“任何时候都可以。越快越好。”

阮、家教沉吟道:“虽然我同意你早些接班,家教但你毕竟太年轻了。所以,你去学习两年,两年后再进公司。”

“爸爸,我不用学习……”

“为什么不呢,多学点知识,你将来会走得更快。已经决定了,不要拒绝。如果现在进公司,以后去会很难。”

刚拿着果子出来,也听见了阮、的话。

“安森,听你父亲的。他知道的比你多,经验比你多,对你也有好处。”

陈俊只好点头:“好吧,我再学两年。”

为了以后能走的更好,他只能这样了。

虽然他想早点变得强壮,但他还是早早去了叶笑言。

但他也知道,不能急着吃热豆腐。

陈俊在家呆了一周,然后离开了。

他去美国深造了。

时光飞逝,两年过去了。

从书房回来,进了阮的书房。

小君齐家去年也回家了。

他也出国留学了,但他学的是建筑学,主要是因为他在这个领域有很高的天赋。

一支骆驼队在撒哈拉沙漠艰难地行走。

烈日下,大家无精打采,口干舌燥,疲惫不堪。

走了两天,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片小绿洲。

当地航海家海黛拉示意大家停下来休息。

“现在时间不早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下,顺便补充一下水。”

所有人都没有反对,朝着绿洲走去,然后坐在树荫下休息。

这片绿洲中有一个小湖。湖里有水。估计很久没有沙尘暴了。湖水清澈,可以直接饮用。

“老板,这里。”一个男人在树荫下递给一个少年一个满满的水壶。

青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完成秘密训练的叶笑言。

他是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

给他派了五个助手,都比他大。

但他的功夫是最好的,所以他们都服从他的命令。

叶笑言接过水壶,他打开一条小围巾,喝了几口水,这才感觉好多了。

海黛拉正在研究地图。“叶先生,只要往这个方向走,三四天就到了。”

叶笑言跟着笑了:“这次多亏了你,进展比我们预期的要快得多。”

九头蛇哈哈大笑,“我不是吹牛。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片沙漠。可是叶先生,你真的要去吗?在那个地方,所有去过的人都没有出来过。他们都死在里面了。我劝你不要去。”

你怎么能不去呢?这是他这次的任务。

“我知道你好心劝我们,但我们必须走了。你只要把我们送到那个地方,然后我就把剩下的钱给你。”

九头蛇这次做导游很赚钱。

只要你把他们带到那个地方,你就能得到3万美元。

但是他们要去的地方太危险了。

要不是为了有钱的工资,他都不敢去这趟。

因为他们必须去,他没有建议他们,他只是必须带他们去那里。

!!

我的美女家教

“既然如此,美女我就不劝你了。但是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如果你两天内不出来,美女我就走。当然,我也可以帮你免费发信,找人救你。”

叶笑言再次系上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不,我们不需要传递信息。”

九头蛇耸耸肩。“好吧。”

然后,叶笑言烤了一些肉干和蛋糕来吃。然后,他们搭起帐篷,打算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白天大家都很难出去旅游,但是叶笑言安排了两个人轮流看夜。

沙漠中有许多危险,所以他们必须永远小心。

那晚平静地过去了。

第二天黎明前,他们收拾好东西,吃了早饭,把每个水壶装满水,弄湿衣服,在太阳出来之前匆匆赶路。

就这样,他们停下来走了。虽然路上有几次小风暴,但他们最终安全到达了目的地。

九头蛇指着远处说:“我不送你了。可以沿着这条路走,走三公里左右就到了传说中的鬼城。”

叶笑言拿起望远镜看了看。

远处有一堵若隐若现的墙。

那里的风沙断断续续地出现,很难看到鬼城。

叶笑言让人把剩下的报酬给了九头蛇,然后他们六个人独自向鬼城走去。

这一次,他们的任务是去鬼城寻找一架二战期间在这里失踪的战斗机。

战斗机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这附近。

几十年来,人们一直在这里探索,但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去。

因为有一个鬼城,飞机进不去,进去的飞机会坠毁。

人走进去是走不出去的。

听说鬼城有很多鬼。谁进去谁就死。

所以这么多年了,没人找到那个拳手。

他们都在找那架飞机的原因。

是因为战斗机里不仅有两百斤黄金,还有许多珍贵的文物。

最重要的文物是16世纪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戴的皇冠。

为什么战斗机上有那么多值钱的东西?传闻一个将军在二战期间犯了罪,为了逃避军事惩罚,打算带着这些东西逃跑。

没想到,路过这里的时候,飞机突然不见了。

我听说,当时跟着他的那个人也在附近失踪了。

叶笑言接受了寻找斗士并带回女王王冠的任务。

当然,那些黄金和珍贵的财宝应该一起带回去。

两个小时后,叶笑言终于走到了鬼城前。

“看这里没什么特别的。”一名下属不屑的笑道:

叶笑言往里面看了看,心里有点不安。

“老板,我们快进去吧,趁现在还早,赶紧进去找点东西。”有人建议。

叶笑言点点头:“大家小心,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老板,你怎么知道里面有脏东西?”

“直觉。”

那人笑着说:“我的直觉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很多金子和很多财宝。”

!!

如果他们满足了寻宝的任务,家教就能得到一些好处。

重要的东西交上来就好。

因此,家教里面的两百斤黄金是他们的目标。

每人拿几十斤黄金,足够他们送一笔钱了。

叶笑言淡淡地看着他们:“跟我来,不要擅自行动,这是命令!”

几个大男人不笑了,很听话地点点头。

没有办法,谁让他们都在一起,没有叶笑言厉害。

叶笑言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脖子上的如来坠子,然后领着其他人向鬼城走去。

一进入鬼城,叶笑言就感觉到里面有一种强烈的诡异气氛。

其他几个人感觉不舒服。

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压迫他们。

“跟紧点,别离我远!”叶笑言大声命令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风开始,天空空突然下沉。

就在明明是白天的时候,突然变得阴沉沉的,一切都阴沉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慌慌张张的问。

叶笑言不能告诉他们这里有很多谋杀。

他能看到鬼魂,他不想暴露它。

“这个城市很奇怪。我对破解略知一二。你只需要紧紧跟着我。”叶笑言说的很平静。

几个下属见他如此自信,半信半疑地跟着他,谁也没动。

叶笑言他们打着激光手电筒,在里面慢慢走着。

这个城市很大。

城市里所有的建筑都被风侵蚀了,大部分都被风沙淹没了,导致了所有建筑的毁灭。

一路上,他们看到了许多骷髅。

有的人有骨架,有的人有骆驼。

果然,进来的人都被困在里面了。

叶笑言走在前面,他很平静,因为那些鬼魂无法靠近他。

只是他们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

无论叶笑言多么努力,他都无法走出这个迷宫。

“再回来,这是第八次了!”有人性急地喊道。

“这里真的有鬼吗?为什么我们总是往回走?”

叶笑言转过头说:“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我们应该可以出去了。”

“老板,你确定?”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虽然我们每次都走回这里,但我发现我们错了好几次。只要头脑清醒,不犯错误,就能走出去。”

其他几个人也发现了这个。

每次都是莫名其妙的随机选择一个方向,然后浑浑噩噩的走到岔路口。等他们醒了,走错了,基本上又要往回走了。

如果他们保持头脑清醒,他们就不应该回来。

少数人重拾信心,重新上路。

这一次,他们走得非常小心。当他们无意识地选择走另一条路时,他们会停下来,休息一下,等到头脑清醒后再继续。

最后,他们成功了。

这次他们去了一个新的地方,再也没有回到原点。

鬼城的天气变化很大。

一会儿多云,一会儿烈日,一会儿黄沙。

叶笑言在里面摸索了两天,终于找到了一架飞机的残骸。

“看那里,找到了!”

!!

南宫乐山笑着盯着她。“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贝贝的脸红了。

她偷偷吻了他...

真可惜!美女

“我,美女我只是……”

“怎么,想找借口?”

贝贝气馁了。“不,对不起。”

“没关系,只要你敢做。”

贝贝不知怎么觉得他们的对话颠倒了。

然而,她错了是真的。

虽然她想负责,但她不能和他在一起。

“南宫兄,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

贝贝低头说:“我配不上你。”

“谁说的?”

贝贝解释,“我真的配不上你。我没有学历,没有家庭,没有特别的地方...我坐过牢,我毁了你的婚礼...总之,我真的配不上你。”

南宫乐山低声道:“我说不介意怎么办?”

贝贝错愕了。

她的眼睛闪着光,但她抑制住了自己天真的想法。

他现在不介意,迟早会介意的。

他不介意,其他人都会。

贝贝还是摇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们是来自两个世界的人。我曾经懵懂幼稚。现在我知道我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了。它不应该属于我。我不想要。”

他知道她会这么想。

“所以就算有关系,你也不打算和我在一起?”

"...是的。”

“没有委屈,也不觉得自己在赔钱?”

贝贝摇摇头。“是我的错……”

即使不是她的错,她也不会受委屈。

她真的很喜欢他。她什么都不介意。

她只是很难过。她又有更大的麻烦了。

南宫乐山有一种无法从态度入手的感觉。

强迫她,他不想那么做。

不要勉强她,她一根筋。

“你可以试着和我相处,如果不合适,可以再分开。”他用一种折中的方式说。

贝贝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我也不想这样。”

“为什么?”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这样。”

因为她只会陷得更深。当他们真的不合适的时候,也就是她被破坏的时候。

如果我们在一起,我们最终会分开。

她会崩溃的...

南宫乐山心里郁闷。“所以你不打算负责?”

贝贝哽咽了,她鼓起勇气喃喃自语,“反正你不会吃亏的,”

“谁说我不吃亏?”

“啊?”

南宫乐山红心说:“昨晚是我第一次。”

"..."贝贝睁大了眼睛,感觉被闪电击中了。

南宫乐山说自己坦荡,没有任何尴尬。

“这一次,你要永远负责任?”

"...怎么可能呢?”

这怎么可能是他第一次?

他多大了,别说年龄了。光看他的身份不可能是第一次。

如果他愿意,有多少女人愿意...

而且,他和冷歆在一起这么多年。

南宫乐山看穿了她的心思,说道:“我和冷欣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贝贝又惊呆了。

南宫乐山叹了口气,“其实我找女人很麻烦。你知道我很忙。我一直打算婚后再考虑这些事情,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但既然你已经破坏了我的计划,家教自然你要负责任。”

贝贝仍然很惊讶,家教不知道该说什么。

南宫乐山突然低声说:“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贝贝的心在颤抖。

他在说什么?

男人站起来,走到她面前。

他拉着她的肩膀,盯着她问:“你真的一点都不想要?”

“告诉我,你一点都不想要吗?”

贝贝眼里闪过,“我害怕……”

“怕我们最后走不到一起?”

贝贝点点头。

南宫乐山道:“不动手,怎么知道结果?你对我这么没信心?”

贝贝小声说:“可是我真的很害怕。”

南宫乐山抱住她的身体,轻声说:“我说我喜欢你怎么办?”

贝贝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说实话。”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蛊惑了。贝贝老老实实点头,“喜欢……”

“那我们在一起。”他让她走了,她的眼睛太深了,她无法把它们带走。

贝贝忍不住点头,“怎么样...好的。”

男人突然笑了笑,低头吻了吻她的唇。

贝贝紧张地抓着自己的衣服。慢慢地,她的身体放松了,眼神也变得模糊了。

不知道南宫乐山过了多久才放她走。

贝贝微微喘息着,有点脸红烫。

而她的大黑眼睛深邃迷人。

南宫乐山抚着脸,勾着嘴唇笑了:“现在我才知道,你不仅可爱,而且迷人。”

贝贝说的话更尴尬了。

但是她的心很甜。

她感到像中了彩票一样幸运和兴奋。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今天,她很幸运能和他在一起。

就像,一个灰姑娘突然变成了公主。

她担心这是一场梦,但它是如此真实。

她真的受到了幸运女神的照顾。

南宫乐山带她去吃午饭。

贝贝坐在他身边,害羞得像个小女孩。

但在南宫乐山眼里,她的确是个小姑娘。

他把切好的牛排推给她。“吃吧。我还没吃早饭,你现在很饿吗?”

贝贝摇摇头:“不饿。”

“早上被锁在房间里的时候,总想着怎么离开?”南宫乐山又问道。

贝贝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南宫乐山也切了牛排。“要不要继续读?”

贝贝又点了点头:“是的。”

“回伦敦,我给你找个大学。”

"..."贝贝突然不说话了。

南宫乐山扬起眉毛:“怎么,你不想回去了?”

贝贝看了他一眼,鼓起勇气说:“我不能在伦敦安安静静的上学。我想好好上学。”

“要不,请你私底下自学?”

“但是我想在校园里上学。我没上大学,我想上大学……”

“我也没去过。”南宫乐山说道。

贝贝微微讶然,“但是你……”

"我只是挂了几所学校的名字,从来没有去过那里."

“你真厉害。”不上大学也能拿到那么多高学历,“可我还不如你。”

她只有努力学习才能拿到学位。

不,她现在连大学门槛都没进。

不管怎样,她有很多工作要做。

现在,美女为了配他,美女她要加倍努力。

南宫乐山笑着说:“你跟我比什么?但是,私立教育可以帮助你学得更多,学得更好。”

“但是没有对比,没有学习的氛围。”

她也是对的。

贝贝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像他那样有自制力。

“但你不可能一辈子都回到伦敦。”

“我想回去,我只想上学的时候安静点。”

“那你为什么不回伦敦读书?”

“嗯。”贝贝点点头。

南宫乐山想了一下说:“那就去法国吧。法国更近。”

“我不会说法语……”

“英语也一样,顺便可以学法语。”

南宫乐山觉得他的提议很好。“就这么定了。”

"..."贝贝只好妥协。

当然,他们不会马上离开。

来澳大利亚很难,我会玩得很开心。

贝贝暂时不用担心学习,还打算玩两天。

否则,她就没有机会了。

最近天气不错,所以南宫乐山提出先去黄金海岸看看。

贝贝很喜欢大海,哭着要游泳。

但是被南宫乐山撞了。“现在紫外线很强。你下水前是白人。信不信由你,你从水里出来后就黑了?”

贝贝天真地说:“可以涂防晒。”

“能有多大用处?等你黑了,我就叫你黑贝贝。”

黑人宝贝...

贝贝立刻被这个外号吓到了。

她无法想象自己变黑时的样子。她一定很丑。

贝贝坚决放弃了去海边游泳的想法。

她出门时,全副武装。

长袖连衣裙,草帽,墨镜,丝巾,缺一不可。

看到她包的紧,南宫乐山很满意。“防晒措施做得很好。”

贝贝被表扬的时候很开心。

“南宫兄,要不要防晒?我有防晒霜。”

南宫乐山戴上墨镜,漂亮地勾着嘴唇。“你不觉得我的黑点会更帅吗?”

贝贝真的被他的笑容感动了。

她傻乎乎地点点头。“你穿什么都好看。”

即使隔着两副墨镜,南宫乐山也能看到贝贝的星星。

她的眼神无法掩饰她对他的爱和崇拜。

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头,然后发动了那辆炫酷的白色跑车。

到了比较安静的海边,贝贝看到金色的海岸线和辽阔的蓝色大海,突然很想大叫。

“南宫兄,这里太美了!”她激动地说。

说完,她冲向金色沙滩。

这里的沙子又细又软,贝贝脱掉鞋子,踩在上面,感觉很舒服,好像在做足底按摩。

南宫乐山也来了,挽着裤腿,衬衫随意开了三颗扣子,邪恶而优雅。

不远处,有几个比基尼还漂亮的女人在玩。看到他后,他们完全被他吸引住了。

他们兴奋地过来要和他合影。

南宫乐山似笑非笑地看着贝贝,仿佛在等待她的态度。

贝贝虽然在他面前害羞害羞,但是性格很强。

但是,说不允许,似乎太小气,太小家子气了...

贝贝突然看见地上有一个贝壳。她踩了一下,疼得蹲下来。

“哦,好痛……”

“怎么了?!"南宫乐山忙抱着她,家教皱着眉头问。

贝贝真的很尴尬。

她只是想装装样子,家教但又不想炮弹太尖。她的脚疼。

南宫乐山抱起她,看到她的脚在流血。

跟着保镖跑不远,“师傅,贝小姐,你没事吧?”

“去拿药箱。”南宫乐山说着,扶着贝贝回到车上。

比基尼漂亮的女人的照片自然就毁了...

回到车上,南宫乐山让贝贝坐下,他扶着她受伤的脚。

贝贝忙着停下来。“我没事,就是受了点小伤。”

她不好意思让他看她的脚...

“不许动!”那人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看到她柔软洁白的鞋底,割了一个小洞。

保镖带来了他需要的东西。

南宫乐山先用棉花清理了贝贝的伤口和鞋底,然后敷了药和纱布。

他很有技巧,几次就搞定了,没有伤到她。

贝贝突然沉默了。

“还疼吗?”男人侧身问她。

贝贝摇摇头,眼睛微红。

南宫乐山笑她:“为什么哭得不痛?”

“我没有哭……”

“想哭。哎,别哭了,伤口不深,过几天就好了。”

贝贝的眼睛更红了,“对不起……”

“没什么可难过的。下次走路要小心。”

“没有...我是故意的。”贝贝心虚地说:“我只是没想到会受伤。很抱歉让你担心……”

南宫乐山挑了挑眉毛。“故意的?”

贝贝不敢看他。她点点头:“嗯……”

“为什么?”

“我……”贝贝涨红了脸,尴尬地说:“我不想你跟他们合影。”

“所以你要假装受伤?”

"...嗯。”但我不想真的受伤。

她自找的。

南宫乐山揉了揉脑袋。“如果不想直接说,下次就别做这种傻事了。”

贝贝惊讶地抬起头。“你不生气吗?”

她这么小心眼,他不应该生气吗?

南宫乐山笑道:“我凭什么生气?”

她太在乎他了,他太开心了。

贝贝突然笑了起来,“可是我觉得我好傻啊。”

“你也知道自己很蠢,看来你也不是没有希望。”

贝贝撅着嘴,假装不满意。

南宫乐山做这个表情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爱。

本来她有一张包子脸,做出来的可爱表情都很可爱。

当他的眼睛变暗时,他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嘴唇。

贝贝微微有些发呆,全身动弹不得。

他们刚刚在一起,所以当他们亲吻他时,她脸红了,心都跳出来了...

良久,男人放开了她,然后贝贝就忍不住呼吸了。

南宫乐山的眼睛又黑又热。“现在闭上眼睛。”

“啊?”贝贝不懂。

“闭上眼睛深呼吸,努力让心跳恢复正常。”或者这样看着她,他再也忍不住了。

贝贝突然闭上眼睛,恨不得找个地方消失。

她刚才一定是走得太远了。

她忙着平静她的呼吸,然后平静地睁开眼睛。“好的。”

还是很红的脸。

南宫乐山笑着问她:“现在你决定回去还是继续玩?”

贝贝觉得脚没事。“继续玩。”

她终于和他出去玩了。她不想浪费她的机会。

“好。”南宫乐山也同意这个提议。

他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烧烤海鲜。

老板给他们准备的海鲜都是新鲜的。

贝贝挽起袖子自告奋勇,美女“南宫哥,美女我来烤。你坐着休息。”

南宫乐山懒洋洋地靠在沙滩椅上。“你服侍我吗?”

“嗯!”当然是她服侍他的。

他是个绅士,所以他肯定什么都没做过,所以她只能做。

贝贝把各种酱刷在海鲜上,放在架子上烤。

她很勤奋,有很好的烘焙方法。

南宫乐山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想笑。

“你熟吗?”

“我试试一个。”她挨了一击,咬了一口,然后表情变得僵硬。

多难吃啊!

味道很苦。

贝贝使劲咽了口唾沫,但很快又变得乐观起来。“这虾不好吃,我就吃鱼。”

那么鱼是咸的...

“也许鳗鱼味道更好。”

鳗鱼很硬。

你不能吃任何东西。

贝贝难以置信。“怎么什么都能破?”

南宫乐山起身走过来。“我试试。”

“别吃了,真的很难吃!”

但他还是吃了。

吃完后,他对她说:“你真的不适合做厨房。”

贝贝气馁了。“我想是的。”

她学会了烹饪,但她直到现在才学会如何烹饪食物。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做零食。

“让老板帮我们烤。”贝贝建议。

南宫乐山自己做的。“不如试试我的手艺。”

贝贝笑着说:“肯定比我的好。”

“这么相信我?”男人勾唇。

“我做最坏的打算。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不然我也不能给你做饭。”贝贝害羞地说。

为他做饭是她的梦想。

南宫乐山宠溺的看了她一眼。“你知道我爱吃甜食,所以你可以做甜食。”

贝贝甜甜一笑。“嗯,我会学着做很多甜点。我会了解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你全给了?”

“嗯!”

“今晚回去告诉你我喜欢吃什么。”

“好!”纯贝贝根本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

南宫乐山忍不住揉揉脑袋。她为什么这么可爱?

而且还很聪明,是他心目中完美的女孩形象。

是的,南宫乐山一直都有萝莉情节...

很快,南宫乐山烘焙的食物就有了诱人的香味。

贝贝吸了吸鼻子。“真香。”

味道好极了,她忍不住咽了下去。

南宫乐山把菜放到盘子里递给她。“吃吧,小猫。”

贝贝高兴的夹了一只,却先喂了他。

“你先吃。”

“有点热。”

她真的帮他炸了。

“这里。”她夹住了他。

南宫乐山吃得很开心,贝贝笑得很开心。

然后她也咬了一口,突然惊喜起来。“好吃!南宫兄,你的厨艺真棒。”

被喜欢的女生夸,南宫乐山难免开心。

“真的好吃吗?”

“嗯!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肉!”贝贝没有夸张,这的确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