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冠亚电竞(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庶女攻略(1/70)

冠亚电竞(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雨菲,庶女攻略庶女攻略你才来几天,庶女攻略庶女攻略但你的工作很出色。今晚有很多人来参加聚会,他们都是大人物。我一个人应付不了太多。晚上要多注意,不要让大家都犯错。”

江予菲的心有点激动。当工头看上她的时候,就证明她的能力真的很好。

她自信地点点头:“工头放心,我会尽力的。”

“对,下去忙吧。”工头赞赏地拍拍她的肩膀,江予菲回到工作岗位,更加努力地工作。

晚上六点,宴会开始了。

金帝大酒店门口铺着长长的红地毯,各种高端昂贵的轿车停在门口,不断有尊贵的客人在招待员的带领下进入宴会厅。

江予菲和几个服务员正在厨房准备红酒和晚餐。

“你知道,今晚的聚会是生日聚会。现在有钱人太有钱了,生日聚会比婚礼还豪华。”

“你知道什么呀,你没听说吗,今天的寿星是燕副市长的女儿。听说她出国就医好几年了。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但她突然健康回来了。这是她康复后的第一个生日,自然很隆重。”

江予菲正在用白毛巾擦红酒瓶子。

突然听到他们的聊天,她懵懵懂懂的继续工作,若无其事。

“哇,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的侍者跑进来,满脸通红,激动地喊道:“刚才我看见阮院长阮田零了。据说他很帅。今天,他不仅仅是英俊!他简直就是我梦中的完美白马王子!”

“真的这么帅吗?我也想看!”

“我也想看!”

“你干什么,不想干了!”工头进来了,严肃的吼叫着,几个喋喋不休的女人都安静了下来,规规矩矩,该干什么干什么。

“聚会开始了,赶快把东西准备好,送到前面去。记住,不允许有错误,否则谁也承担不起!”

“我知道!”他们都异口同声地回答。

工头来到江予菲,对她说:“江予菲,你现在送来的是红酒。宴会厅的红酒不够。”

“好的。”江予菲点点头,把一辆装满红酒的车推到宴会厅。

她不想去,但这是她的工作。她与阮无关。所以她没什么好回避的。即使是服务员,她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如他们。

江予菲穿着黑白相间的裙子,戴着白色的仆人帽,把红酒推到宴会厅。

她的眼睛瞥了一眼,很好,没有熟人,她不用碰到他们。

她悄悄地把车推到拐角处,拿出几瓶红酒放好。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江予菲,你为什么在这里?”

江予菲叹了口气,遇见了她。

她平静地转身面对严月。“我在这里工作。”

颜悦穿着一身红色飘逸的衣服,上下打量着她,勾着嘴唇轻蔑地笑了笑:“这套仆人服真的很适合你。”

为了营造贵族氛围,金帝酒店不仅在装饰上模仿17世纪英国宫廷风格,还模仿服务员的服装。

“先生,庶女攻略这位先生来了。”总经理提醒他。

齐老爷子看了看,庶女攻略祁瑞刚很快就来到了他身边。

“爸爸,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齐老爷子疑惑地问道。

瑞奇只是看了一眼管家,管家急忙说道:“我去给我主人沏壶茶。”

说完,他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齐瑞刚和父亲说了一句话:“莫兰真的很想亲自去看看玉梅。我想问你她在哪里。我会带莫兰去见她。”

齐老爷子眼中微色,眼神疑惑的看着祁瑞刚。

“我不是说,以后谁也不要管她的事。你可以让莫兰放心,我会找人给她治疗,不会耽误她的病情。”

“莫兰只是想看看。”

“这个没必要。”齐的语气不容商量。

“随便看看。”祁瑞刚还是坚持。

齐大师眯起眼睛:“为什么我感觉你也想见她?别忘了,她差点杀了你。”

祁瑞刚突然不想再伪装了。

他盯着老人的眼睛:“有些事情我想问清楚她。”

齐大师脸颊重重一跳:“你想问她什么?”

“非常重要的事情。”

“你告诉我,我会让人找你的。”

“不,我自己去问她。”

齐大师看了他一会儿,还是拒绝了:“那你就别问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从她嘴里问出来?”

“爸爸,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找她?”

“我做什么,需要向你解释吗?如果你无事可做,就去忙你的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祁瑞刚双手叉腰,却站着不动。

他看了一会儿远处,突然低声说:“爸爸,我已经知道她的是谁了。她现在病了,请把她交给我。”

齐老爷子微怔的看着祁瑞刚。

他并不太惊讶:“你真的知道。”

发现余梅知道齐瑞刚的身世后,怀疑齐瑞刚也知道。

听到他亲口说出来,他还是有点惊讶。

齐瑞刚点点头:“是的,我已经知道了。”

齐大师不禁冷笑:“这么说你让她住在这里,你就没有目的了?”

“没别的目的,真的。”

“就算没有,也不要老是躲着我!”

齐瑞刚忍不住反驳:“你一直躲着我!”

“我对你隐瞒了什么?”齐老爷子突然问道。

齐瑞刚舔了舔嘴唇:“你隐瞒了我的身世,陈艺溱,她根本不是我妈!”

“放肆,”齐老爷子怒吼。

他眼神犀利:“她是你妈妈!你没有别的妈妈!”

“她不是!玉梅是我妈!”

齐大师握紧轮椅的扶手:“我说她是,她是!以后你只需要记住她是你妈妈,没有别人。”

齐瑞刚觉得很好笑。

他已经知道真相了。他还在坚持什么?

“不管你说什么,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你是叛逆者!”齐大师突然生气了。“秦怡是你的母亲,她养育了你!”

养?!

祁瑞刚眼中掠过一丝嘲讽。

陈艺溱是唯一知道如何对待他的人。

!!- 5327+dfiuwesz+4962111 ->

他不想谈过去。

其实就算你说出来,庶女攻略他也不会相信。

因为陈艺溱在他面前总是温柔善良。

“我知道她养大了我,庶女攻略但她毕竟不是我妈妈……”

齐大师冷笑道:“这么说你不打算认她了?要不要认个没养过你的女人?”

“她现在生病了,还是癌症,我只想治好她的身体。”祁瑞刚说。

“如果你只是想治好她的身体,你放心吧,我会尽全力找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疗。”

“为什么不让我做?”

齐大师看了看他,又看向远方:“因为你只有一个妈妈。”

“爸爸,你坚持什么?!我承认陈艺溱是我的母亲,但她已经死了。我现在只想治好余梅。你不同意吗?”祁瑞刚有些生气的问道。

齐大师没有解释,只是淡淡地说:“以后忘了她,也不要联系她。关于她的一切都与你无关。”

“我不会亏待她的,我会找人来亏待她的。”留下这句话,祈佑推着轮椅离开。

“我找到肖先生了。你能请肖先生给她治疗吗?”祁瑞刚在他身后突然说道。

齐老人的动作。

齐瑞刚以为他会同意,谁知道他拒绝了。

“不,我找的医生也不错。”

“爸爸——”

“什么都不要说。”

祁瑞刚是真的生气了。

玉梅现在患胃癌。总有一天,会更危险。

难道他不知道癌细胞扩散有多快吗?

“爸爸,现在只有肖先生能治好她。”

"..."齐老爷子充耳不闻。

祁瑞刚几个大步走向他,挡住了他的去路。

齐大师抬起头,目光犀利。“你打算怎么办?”

“爸,我只求你把她交给我治疗。”祁瑞刚异常坚定的看着他。

齐大师抿了抿嘴唇:“没想到她没有养你,你却鉴定了她的身份。齐瑞刚,如果你这样做,你会让秦怡知道地下,她是多么令人心寒。”

祁瑞刚怔了怔...

他不明白这一点,他不让他靠近余梅,是为了陈艺溱。

我只是担心已经去世的陈艺溱会伤心...

玉梅快死了,他不在乎。他不在乎他儿子的感受。

祁瑞刚漆黑的眼睛一闪,心里有点淡淡的悲伤。

“爸爸,我失去了一个妈妈。你还想让我失去第二个妈妈吗?”祁瑞刚突然调笑问他。

齐老爷子神色微变。

“爸爸,我不想认出她。我只是想找人治好她的病,仅此而已。”

齐大师软化了脸:“我说,我找人治治她。”

“你为什么不让我?有什么区别?”

当然对齐大师来说是有区别的。

他怕祁瑞刚和余梅接触久了会认出她来。

玉梅现在病了,齐瑞刚很容易心软,认她做妈妈。

但他向陈艺溱承诺,齐瑞刚将永远是她唯一的儿子。

他答应了她,他怎么能食言呢...

如果他食言了,以后去地下找她,她会很生气的。

齐老爷子还是摇头。

!!- 5327+dfiuwesz+4962262 ->

庶女攻略

“老板,庶女攻略不用担心余梅的事情。我答应你,庶女攻略人家会好好照顾她,绝对不会亏待她。”

"..."祁瑞刚觉得,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他说了这么多,还是说服不了他。

“爸,你真的不打算把她给我吗?”

齐老爷子没有回答,但是他的神色说明了一切。

祁瑞刚突然指着自己的鼻子生气地说:“你怎么能这样?”我尊敬你如父亲,但你没有资格这样做!她要死了,你不让我治她。如果她死了,我不会和你结束!"

齐老爷子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离管家头不远处,他的手松开了,绝缘茶杯突然掉在地上。

齐瑞刚虽然暴戾无情,但始终尊敬老人。

即使是最后一次差点杀了莫兰,他也忍着气。

现在为了余梅,他还敢指着鼻子威胁。

齐老爷子很生气,他的大脑嗡嗡响,被祁瑞刚气得耳鸣眩晕。

但他更为陈艺溱感到心痛。

齐瑞刚那么在乎余梅,他把陈艺溱放在哪里了?

齐老有力的手握紧轮椅扶手。

他反复冷笑了几声。

“好,好!你是个叛逆者,就算你一次次反抗我,现在你还敢指着我的鼻子威胁我。你以为我带不走你?”

"..."祁瑞刚放下手,他知道自己冲动了。

只是他总是这样阻止他,他积压的不满突然到了极点,于是就突然爆发了。

“来!”齐老爷子大吼一声,立刻围着几个保镖跑了过去。

“把他交给我!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出来!”

几个保镖犹豫了一下,齐老爷子突然抬腿,用脚踢在一个保镖的腿上。

“还不错吧?!我不敢听我的命令!”这一次,他怒不可遏。

他还没死,这些人也不敢听他的。

一名保镖快步上前。“先生,请跟我们走。”

祁瑞刚一拳打在那人脸上。

刷完地板,一把枪指着祁瑞刚的额头,其他保镖也掏出手枪指着他。

“先生,请跟我们走。”

祁瑞刚冷笑一声,毫不畏惧。

他无视那些枪,用腿踢了一个保镖。

其他保镖不敢开枪,就冲过去制服了他。

但他们在那里是祁瑞刚的对手,祁瑞刚瞬间就把他们赶走了。

但是还有更多的保镖,祁瑞刚被他们围在中间,他仍然面不改色。

齐大师侧身看着乡长:“你去拿麻醉枪。”

"...是的。”

麻醉枪很快就拿来了。

齐老爷子举起手枪,对准人群中的祁瑞刚...

麻醉针射出,祁瑞刚突然躲开,但祁老爷子接连射出几次,终于有一针扎进祁瑞刚的胳膊。

麻醉很快生效。

祁瑞刚觉得全身发麻,反应很慢。

一群保镖很快制服了他。

祁瑞刚看着老人,漆黑的眼睛充满了倔强和冰冷。

祁瑞刚被老人关起来的消息很快传开了。

!!- 5327+dfiuwesz+4962263 ->

莫兰冲出别墅。当她到达现场时,庶女攻略齐瑞刚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抓起一个保镖问:“老头把齐瑞刚关在哪里了?”

“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不知道。”

莫兰去问了几个保镖,庶女攻略他们都说不知道。

其实他们知道,只是没人敢说。

莫兰想问老人,却被拦在外面。

守门人的保镖不让她进去,说他在休息,她不能打扰他。

莫兰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看见家庭医生来了。

当家庭医生受到欢迎时,莫兰非常紧张。

不知道家庭医生是给老人治病还是给齐瑞刚治病。

祁瑞刚会和老人一起来吗?

莫兰在外面站了很久,终于看到家庭医生出来了。

她冲上前去问:“请问你要去找谁看病?”

“是给老人的。”

“他怎么了?”

家庭医生神色凝重地说:“老人极其愤怒,咄咄逼人。目前的情况有点不好。如果不注意,会造成大脑充血。”

愤怒且好斗...

齐瑞刚对他做了什么?

不用问,莫兰也知道,祁瑞刚一定是彻底激怒了老人。

否则,他不会把他关起来。

不管祁瑞刚之前做了什么,他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他...

祁瑞刚这次做了什么?

莫兰一直呆在老人的住处外面,他从未见过她。

下午,祁瑞森回来了。

莫兰一见他,仿佛看到了希望:“齐瑞森,请你帮个忙好吗?”

齐瑞森也听说了家里发生的事情。

他回来只是为了看看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生气地把祁瑞刚关起来?

要知道,祁瑞刚对于老人来说,那是相当重要的。

齐瑞森的声音温柔而平静:“别着急,慢慢说。你要我怎么办?”

“祁瑞刚激怒了老人,现在被关起来了。我不知道他在哪。你能帮我查一下吗?”

“我去看看老人,问他清楚。”

“谢谢。”

齐瑞森笑了:“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客气。”

莫兰忍不住笑了,但她还是感谢了他。

然而,祁瑞森不能进去看望老人。

他没有看到任何人,甚至连祁瑞森也没有。

祁瑞森干脆找人问,问他们知不知道祁瑞刚在哪里。

他的人摇摇头说不知道。

齐瑞森看到他们眼中的闪烁,脸色变得凌厉:“不说就滚!”

“三少爷,不是我们不说……”保镖尴尬地解释道:“是师傅下的命令,谁也不能说。”

“你是我的人还是老爷的人?”

“但是主人也有权处置我们……”

“谁说的,我会给他一千万,然后让他离开这里。他也可以放心,主人不会被追究责任。”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

齐瑞森把他们的反应尽收眼底。他挥挥手说:“你们都下去吧,就算了。”

几个保镖很快离开了...

莫兰忍不住失落:“要不,我们到处看看。城堡虽大,可寻。”

!!- 5327+dfiuwesz+4962264 ->

她从目睹现场的仆人那里听到了消息。祁瑞刚中枪。

虽然是麻醉枪,庶女攻略但她担心他现在的状况会很糟糕。

齐瑞森摇摇头。“我自己会觉得方便的。先回去。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莫兰想了一会儿,庶女攻略点头答应道:“好的...我等你的消息。”

“嗯,去吧。”祁瑞森笑了。

目送莫兰离开,祁瑞森大步走向他的住处。

他刚走进客厅,手机就传来一条短信。

祁瑞森嘴角滴答滴答,他掏出手机,打开信息——

这位先生被老人送出了城堡。】

这条短信是从一个陌生的号码发出的。

然而祁瑞森知道的,是那几个保镖。

祁瑞森删除了短信,上楼去换衣服。

他换好了家里的衣服,去找老人。

“去传下去,我要见老人。”何淡淡的对保镖说道。

这次保镖也没说什么,就进去帮他传下去了。

很快保镖就出来邀请他进去。

祁瑞森走进老人的卧室,看到他正在管家领班的服务下吃药。

“爸,你没事吧?”他关切地问。

齐大师摇摇头:“你不能死。”

“你为什么这么生你大哥的气?你的健康很重要。”

一提到祁瑞刚,他就叹了口气。

“以前大哥从来不让* *心,现在越来越不像了……”

祁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主要是祁瑞刚为了别人一次次背叛他。

以前是莫兰,现在又来了一个余梅。

他甚至为了那些女人威胁他的父亲,和他反目成仇。他怎么能不生气呢?

在祁老头看来,祁瑞刚现在是脑残,女人没什么重要的。

他只是想让他知道,为了那些女人的脑损伤,后果会很严重。

“不知道大哥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齐大师摇摇头:“没什么好说的,不说了。”

祁瑞森也不傻,知道他是不想说。

“爸爸,你把大哥放在哪里了?齐一天都离不开他。如果你骂他几句或者打他,原谅他。”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下去吧,我该休息了。”

齐瑞森也没多呆:“好吧,回头我来看你。”

祁瑞森出去了,然后接到了下属的电话。

“三个少爷,哪儿都没发现大老爷们。主人的人非常谨慎,他们的痕迹很快就消失了。”

“继续找。”祁瑞森淡淡道。

“是的。”

挂断电话,祁瑞森又拨通了莫兰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喂,找到了吗?”

齐瑞森能听出莫兰语气中的焦虑:“还没有,不过不用担心,他不会出事,老人也不会伤害他。”

“我知道……”莫兰不禁大失所望。

“莫兰,这个时候不要激怒老人。他够生气的。”祁瑞森担心莫兰会去听老人的理论。

那只会加重老人的痛苦。

他一生权威,不能容忍别人挑战他的威严。

他一生气,就会心狠手辣。

即使祁瑞刚激怒了他,结局也不会太好。

庶女攻略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庶女攻略莫兰已经摸清了老人的脾气。

她点点头:“放心吧,庶女攻略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的。”

“齐瑞刚,我继续找,找到了再告诉你。”

“好的,谢谢。”

“不客气。”

莫兰挂断了电话,思维有点混乱。

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平静,但她并不担心祁瑞刚是假的。

但是现在她什么都做不了。

在老人面前,她从来没有过地位。她去找他为祁瑞刚求情,估计会让他更生气。

没办法。他不喜欢她。他不会喜欢她做的任何事。

莫兰靠在床上,拿着手机,试图拨打祁瑞刚的号码。

她放弃了电话不接通的希望,但是电话接通了!

莫兰坐直身子,手微微握紧手机。

电话响了几声,然后齐瑞刚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好,莫兰。”

“祁瑞刚,你在哪里?!"莫兰问。

祁瑞刚还能接她的电话,说明他的情况还不错。

祁瑞刚坐在沙发上,环视周围的环境。

说实话,他不知道在哪里。

他被蒙着眼睛送到这里。

在麻药消散之前,齐瑞刚艰难地说:“放心吧,我没事,只是暂时回不去了。如果你有什么...找到祁瑞森……”

莫兰惊愕了,祁瑞刚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最不喜欢的,不就是她和祁瑞森的接触吗?

“齐瑞刚,你怎么了?”莫兰认为他的情况非常糟糕。

齐瑞刚笑笑:“我真的没事。”

“那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只是担心你,上次是我疏忽了,害得你差点出了事……”

我明白了。

莫兰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她读过的一段话。

喜欢就放肆;如果你喜欢它,你会宽容。

祁瑞刚今天的变化,难道不是变得包容了吗?

莫兰的心突然动了:“嗯,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用担心我。你也照顾好自己。”

齐瑞刚抓紧时间说:“恐怕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我爸不允许我联系余梅。莫兰,肖先生应该在晚上到达伦敦。请帮我接待他。还有,找机会让他治疗她。”

“嗯,你还有什么...你好,祁瑞刚?!"

电话突然断了。

莫兰放下电话,想了想,她给江予菲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让江予菲帮忙打听一下萧泽新到达伦敦的时间,莫兰在飞机到达前亲自去机场接他。

她没有让萧泽新住酒店,而是直接带他回了齐的家。

下了车,莫兰带着萧泽欣朝老人的住处走去。

“进去传一下,说是小泽新老师来看望老人了。”莫兰对看门人的保镖说。

萧泽新站在旁边,淡淡地笑了笑:“老人的身体应该恢复了不少。回头我帮他做个检查。”

保镖听到他说的话,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却不敢怠慢,急忙进去报告。

齐老爷子还是很尊重萧泽新的,不会输。

很快,保镖们恭敬地邀请他们进去,就连莫兰也跟着进去了。

齐老爷子在客厅接待了萧泽新。

“肖先生,庶女攻略请坐。”齐老爷子笑着招呼他。

萧泽新在他身边坐下,庶女攻略笑着说:“老人精神挺好的。”

“这还是拜你妙手回春所赐。要不是你,我老骨头早就解释清楚了。”

“也是老人有福气有大命,不然我也不能在王艳手里抢人了。”

齐(和小泽新聊天)好像很开心。

莫兰在旁边一言不发。

萧泽新也没说祁瑞刚和余梅的事。

说了一会儿,祁瑞森也来了,祁老爷子让祁瑞森给萧泽新安排住处。

莫兰紧随其后。

齐瑞森问萧泽新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萧泽新说他来这里有两个目的。

一是给老人复诊。

第二,莫兰邀请他。

安顿好萧泽新,祁瑞森和莫兰走出了自己的住处。

"你邀请肖先生来接俞女士了吗?"祁瑞森问她。

莫兰点点头:“嗯,于阿姨得了癌症,对我还不错。上次我被爸爸惩罚,她帮了我,所以我想帮她一次。”

说到这里,莫兰顿了顿:“我就是不知道余阿姨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老人家会不会让他给余阿姨治病。”

齐瑞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别人:“我从来不知道齐瑞刚是怎么激怒老人的。”

莫兰摇摇头。“不知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你早点回去休息。晚安。”

齐瑞森微微一笑:“晚安。”

莫兰微笑着离开,一转身,笑容就消失了。

她不想这样欺骗祁瑞森。

但是祁瑞刚的生活,现在还不能说出来。

就算祁瑞刚不介意说出来,也要顾忌老人...

他当然不会让它扩散。

那天晚上没有祁瑞刚,莫兰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她起了个大早,去找萧泽欣招待他。

小泽新去的时候正在吃早饭。

“萧叔叔。”莫兰微笑着向他走去。

小泽新看到她,笑了笑:“莫兰,你来了吗,吃过早饭了吗?”

“还没有。”

“来和我一起吃吧。”

“好的。”

莫兰在他对面坐下,仆人赶紧给莫兰送来了早餐。

仆人们下去的时候,莫兰低声对他说:“萧叔叔,我一会儿和你一起去见老人。我会设法让他同意你对余阿姨的治疗。”

萧泽新笑着说:“交给我吧。对我来说,也许老人不好意思拒绝。”

“这怎么可能……”

“没关系,我有办法说服他。”萧泽新脸上保持着很好的自信笑容。

莫兰不再坚持:“谢谢。”

“别对我客气,于飞说你很照顾她,帮了她很多。”

莫兰对他的话感到相当尴尬。

事实上,她觉得江予菲对她帮助越来越多...

早饭后,莫兰跟着他来到老人身边。

家庭医生给小泽新准备了药盒。

齐(躺在床上)嘲笑萧泽新>

庶女攻略

“肖先生,庶女攻略请。”

“他真好。你能让其他人先下去吗?我待人接物的时候,庶女攻略不喜欢在场的人太多。”萧泽新直接说道。

齐老爷子点点头,然后其他人自觉的走了出去。

萧泽新等人已经走了,于是拿出工具给老人做了体检。

同样的医疗器械在他手里也会变得更加神奇。

萧泽新赶紧查了查他,脸上没什么反应:“老人的情况比当初好多了,但是没有多大进步。你要记得不要再生气了,好好休息。”

齐大师只是点点头:“谢谢。”

“父亲,你最好把我说的话记在心里,这样你才能多活几年。”

萧泽欣其实比老人小不了多少。

齐(和他说话)显得轻松自然。

“我也不想生气,但是麻烦很多。”

萧泽新笑了:“那是因为你爱瞎操心,你的儿孙自有儿孙。你现在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的健康,享受更多的家庭幸福。再说了,我们老年人要的不仅仅是儿孙,还有家庭和睦……”

莫兰一直在外面等着,祁瑞森也在。

萧泽欣在里面呆了一会儿,然后打开了门。

他对他们说:“老人身体不是很差,不用担心。”

之后,他看着莫兰,笑着说:“我马上就走。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莫兰怔了怔,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

“嗯。”萧泽欣点点头。

莫兰忍不住很开心:“萧叔叔,太谢谢你了。”

“我说不用这么客气。”

齐瑞森疑惑地问:“肖先生过会儿会去请鱼雨女士吗?”

萧泽新点点头:“是的。”

“怎么,老头之前不允许你给她治病?”祁瑞森疑惑的问道。

他不明白为什么不允许。

莫兰突然惊出一身冷汗。祁瑞森为什么这么聪明?

萧泽新淡然一笑:“对,他不允许,说没必要。不过,莫兰还是希望我能去看看。”

祁瑞森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以为自己不想治好玉梅,想让她死。

中午吃完,休息了一会,小泽新就走了。

莫兰想告诉祁瑞刚,她已经做了他让她做的事。

他妈妈会没事的,他可以放心...

萧泽欣去给余梅治病了。他还是没有把祁瑞刚放回去。

莫兰突然想通了。

他与祁瑞刚和余梅隔离,不让他们接触。

此时的玉梅病重,每天都被病魔折磨。

如果祁瑞刚和她接触,会受不了,忍不住和她相认,承认她的身份。

齐大师爱陈艺溱。他可以残忍地把齐瑞刚和余梅分开,让他成为陈艺溱的儿子,这显示了他对陈艺溱的重要性。

当年他那么狠心,现在怎么能心软呢?

所以莫兰知道,在余梅病情变得不稳定之前,齐瑞刚可能不会回来,但他可能会回来,但会被人看着。

想到这以后,庶女攻略莫兰不再期待祁瑞刚早点回来。

向前看是没有用的。

她决定做什么就做什么。

m区的项目还没有完成。

莫兰继续照常上班,庶女攻略但每次到顶楼都会看一看祁瑞刚的办公室。

没有人来他的办公室。

一整天,莫兰都在努力工作,用工作转移注意力,麻痹自己。

贝琳达拿着一叠文件进来,让她签字。

莫兰发现两份复印件还需要总统签字。

“总裁不在,这个签名怎么办?”莫兰忍不住尴尬。

但贝琳达笑着说:“老人打电话来说,总统的所有签名都会给他。”

“是吗?”莫兰挤出一丝笑容,她把所有的文件都交给了贝琳达。“那就拿给他签字。”

“好的。”

贝琳达出去了,莫兰不禁发呆。

原来他想考虑所有的后路。他真的不打算让祁瑞刚回来吗?

齐瑞刚不在,莫兰去上班陪艾凡,或者去工地上检查。

但是她每次去工地都有两个保镖跟着。

保镖是祁瑞森安排的。平时有人暗中保护莫兰,没人希望她再出事。

肖泽新说,玉梅的胃癌是可以治疗的,但是需要更多的时间。

莫兰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然后给齐瑞刚发了一条短信。

祁瑞刚的手机从那天起就没有过。

不过莫兰有事会发短信给他,希望他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王雨橙起诉齐瑞刚的时候,并不需要齐瑞刚来解决。有一队律师来解决。

这件事,也不用莫兰担心。

莫兰现在只想把M区做好。

这一天,莫兰又去工地检查了一遍。

她一到达建筑工地,就听到两个建筑师之间的争吵。

“我觉得应该用J公司的材料。他们的材料又强又韧,G公司的材料也不够好。”

“但是J的材料毒性大,G的材料毒性小,质量好。”

“我们不是盖房子,是商业城市,有毒物质不会影响顾客健康。”

“但是这里有推销员,除了他们的健康,我们不能冒险。万一一个客户不小心中毒了,整个项目就毁了。”

“哪里有那么严重,J公司的材料卖那么多,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中毒事件。况且J公司的材料毒性不超标,完全没问题。”

“说到这里,你要用他们的材料做一切。这么多物质聚在一起,毒性更大。”

“你怎么能这么说,这是毫无根据的……”

莫兰微微蹙眉。“你在争论什么?你能和我谈谈吗?”

两个建筑师回头一看,才发现她正站在他们身后。

但他们并不觉得愧疚,于是立刻带着莫兰发表意见,希望莫兰能支持他们。

莫兰也知道一般的事情。

是有毒材料和质量好的问题。

建筑师追求质量,建筑师追求环保。

她什么也看不见。

到处都是照相机、庶女攻略摄像机、庶女攻略记者的陌生面孔和闪光灯...

他们的问题还在继续。她头疼。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够了,走开,你们都给我走开!妈妈-爸爸-过来帮我……”

他捂着脸,歇斯底里地大叫。

严复找到的人很快维持了现场的秩序。

记者们都被荷枪实弹的官兵挡开了,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毯上,好像死了一样。

“岳跃…”严妈妈冲上去,抱起她陷入爱河。

“岳跃,你好,别吓着你妈妈了...你怎么了?!"

颜悦闭上眼睛,脸色苍白如纸。

她听到父亲威严的声音说:“今天发生的事,谁也不能透露!来,给我他们的相机,相机,手机,录音机...全部没收!”

颜悦的眼皮微微一跳,睁开眼睛仿佛看到了希望。

她知道她父亲一切都会好的...

“副市长,不好!”严复的秘书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大变。

严复身子一僵:“说,怎么了!”

“不知道是谁记录了刚才发生的一切,而且已经在网上公布了...现在市委正在召开紧急会议,计划重点调查严小姐和你的事情……”

“什么?!"严复的脸色大变,他觉得自己像是晴天霹雳。

他动作快,有的人比他快!

视频已经传到网上了,他什么都挡不住...

颜悦听了,也是极度绝望。

其实她没做过杀人放火,只是身份特殊,所以如果做错了,就会被人无限放大。

现在,她真的毁了!

颜悦瘫在慕岩的怀里,今天她彻底尝试了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

Ta-da-

高跟鞋的声音响起,雍容华贵的阮目缓缓走上台阶,来到颜悦面前。

严月抬眼看到她面无表情的脸,眼睛一闪。

“妈妈……”颜悦泪如雨下。

她颤抖着抱住阮母亲的大腿,化起了哭妆,同情她的委屈。

“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妈妈,你必须相信我,你必须为我做决定...

我恨,但我没有陷害凌。我真的没有...

我那么爱他,怎么伤害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和江予菲联合起来陷害我...

妈妈,我真的妥协了。我不想嫁给他。我可以抚养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

妈妈,为了你的孙子,你必须为我做决定..."

颜悦哭得很伤心。

她颤抖的肩膀是如此的无力和可怜。

她的眼睛仍然是无辜的...

看到她的样子,全世界的人都忍不住同情她,同情她,相信她。

她之前被外表骗了。

她为了自己伤害了儿子,误解了江予菲,冤枉了他。

为了她自己,她差点和儿子绝交...

她为她做了那么多事,结果却是白眼狼!

阮牧不再被她的伪装感动。她眼神冰冷,抬腿一下子就把严月踹走了。

“啊……”严月倒在地上,庶女攻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阮目。

阮目冷笑道:“严月,庶女攻略我真的是瞎子,我会相信你这样的人!”

“没有...妈妈,我没有,我什么也没做……”颜悦拼命摇头,慌慌张张的解释。

“天玲说得对,我不该信任你,但我不信任他!他是我儿子,你什么都不是!”

“妈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严月爬过去,想再抱抱身子。

“啪——”

却不想,阮妈妈给了她一巴掌!

严月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会打她。

阮妈妈的力气很重,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严月感到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李玉兰!你疯了,我女儿还怀着你家的骨肉,你打她!”

颜母忙抱着颜月,对阮母大叫。

阮目冷冷一笑:“骨肉?哦,我儿子是对的。我还不知道她肚子里是谁家的孩子!”

“什么意思?!明明是你阮家,亲子鉴定已经做了。你想撒谎吗?!"

“哪怕是我们家的骨肉,他有一个深沉的母亲,我们也不会要这样的孩子!”

“你做什么...你是什么意思?”严母震惊地问,严月也紧张了起来。

阮目冷冷地哼了一声:“什么意思?这孩子,我们家不会要的!”

“你...你……”严妈妈气得说不出话来。

严月的脸变得更苍白,失去了血色。

阮不想要这个孩子,现在阮的妈妈也不想要这个孩子...

他们不想要这个孩子。她有什么筹码让阮家来救她?

正在这时,有人带着警察进来了。

他们会把严月带走,接受一些调查。

严月惊恐地看着警察,看着父亲上前交涉无果而终时苍白的脸色。

看着他们朝她走来...

然后她发现,这一刻才是真正的绝望。

突然,她想起了徐曼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刻。

徐曼当时感到绝望和害怕。现在她和她差不多了。

这是因果报应吗?

可是,她真的不甘心,真的恨!

阮毁了她。她失去了一切。她太不甘心了!

严月用力握紧双手,肚子里一阵剧痛。

当警察走近她时,她终于痛苦地尖叫起来...

她真的感动了自己的胎生。红色旗袍下,一缕鲜血蜿蜒流下她的大腿。

她痛苦地呻吟着,唱着歌,然后她听到妈妈惊慌地尖叫。

我也看到了警察们意想不到的皱眉表情...

救人很重要。他们把她扶起来,并把她送到医院,而不是警察局。

阮穆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它。

今天的事情真的让她吃惊...

阮目疲倦地叹了口气,问向她走来的丈夫:“田零在哪里?他去哪儿了?”

阮福也对今天的事件感到震惊。

嗯,他没想到颜悦会是这样的人。

阮父低声道:“臭小子,他好像走了。他把这个大摊子留给我们处理,但他跑了。”

“这不是他的错,庶女攻略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信颜悦色。”阮妈妈心虚地说。

“如果田零不公布那些事,庶女攻略估计我会继续为严月伤害他。”

“行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以后不要干预他们的年轻队员了。你看爸爸多聪明,他根本不插手,今天也没来。他是最悠闲的。”

阮目笑着说:“你说得对。我以后不会关心田零了。他比我妈还厉害。如果我干预,我只会帮助你。”

*****************

[菲尔卡塞尔]。

阮之后不久,就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一辆加长的黑色林肯缓缓停在别墅门口。

“江小姐,少爷已经派人来接你了。”李婶笑着敲门,站在门口说道。

江予菲惊讶地打开门:“现在?”

“对,车在外面。”李阿姨看着穿着婚纱的她说:“江老师,你今天真漂亮。恭喜你,你一定是今天最美的新娘。”

江予菲微微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她还是很迷茫。阮,不是说十二点来接她吗?

你现在为什么在这里?

现在才11点...

江予菲穿着裙子下楼了。她走到别墅门口,看到一辆车停在那里。

穿黑西装的司机为她打开车门,弯下腰恭敬地说:“江小姐,师傅让我来接你。请上车。”

江予菲想:“我以为你要到十二点才会来……”

“婚礼时间是十二点。少爷让我现在去接江小姐,提前做好准备。”

原来是这样的。

江予菲拿着一条长长的婚纱裙子,只犹豫了一下,然后弯下腰走向汽车。

既然你已经决定嫁给他,你就不能食言。

我真的不能再食言了。再来说说未来。

汽车缓缓启动,江予菲有点紧张,还有些雀跃。

我马上要去婚礼现场了。不知道布局怎么样...

江予菲想给阮天玲打电话,却发现她下楼时忘了带手机。

她只穿了一件婚纱,其他什么都没穿。

对了,首饰,阮给她买了全套首饰...

“请你回去好吗?我忘了一件事。我必须回去拿。”她对司机说。

司机充耳不闻,继续开车。

江予菲重复了一遍,但司机仍然没有回答她,相反,他把车开得越来越快。

江予菲终于感觉到不对劲。

“你是谁,你不是阮派来的!”

司机回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江小姐,我是萧郎师傅派来的。别担心,萧郎少爷在前面等你。”

萧郎?!

他打算怎么办?

毁了她和阮的婚礼?

“停,停!”江予菲焦急地喊道。她想开门,发现门打不开。

她起身拉司机,司机突然用什么东西喷她。

我闻到了刺鼻的气味——

江予菲赶紧捂住她的嘴和鼻子,但还是晚了。

她吸入了一些气味...

不到两秒钟,她就觉得浑身无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不到两秒钟,庶女攻略她就觉得浑身无力,庶女攻略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江予菲瘫坐在座位上,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我发不出声音!

她只能惊恐地翻着白眼,整个人都动不了了,仿佛被给了穴道。

“江小姐不必害怕。这是麻醉剂。对身体无害。药效过去后,你就好了。”

司机再次回头看了她一眼,仍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江予菲睁开眼睛,试图支撑起来。

但是她的身体是沉重的,她的意识是清晰的,但是她的身体并没有听从她的大脑。

阮怎么办,还在等她办婚礼...

怎么办?她不能去参加婚礼。

她知道不同意她和阮结婚,但她没想到他们会绑架她。

江予菲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对萧郎的失望以及更多的焦虑、担心和恐惧。

她害怕萧郎会做些什么,她害怕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车继续开,然后慢慢停在一个路边。

开门。

江予菲看见萧郎站在门口。

面对她质疑的目光,萧郎选择什么也不说。

他弯下腰抱起她的身体,把她抱在另一辆车里。

他把她放在舒适的座位上,淡淡地对前面的司机说:“开车。”

“是的,主人。”

江予菲仍然用眼睛盯着萧郎,萧郎把头转向她。

她今天穿着婚纱非常漂亮。

即使不化妆,她看起来也很漂亮...

他没有想到,学了这么多道理之后,她还不得不心甘情愿地选择和阮结婚,为他穿上婚纱...

阮、一点也不值得她喜欢。

她为什么选择他...她又爱上他了吗?

眼神黯淡,其实他心里很羡慕阮田零。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他抬起手,轻轻地把她凌乱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

江予菲仍然用充满敌意和愤怒的眼神看着他。

“为了...什么……”她努力吐出几个字。

萧郎淡淡地说:“因为你娶不到阮田零。”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太可笑了,即使他们有血缘关系。

是什么让他们决定她的生意?

和阮结婚是她的事。与他们无关。他们为什么要阻止她?

江予菲的眼睛又生气了。

“你好...知道……”

他们怎么知道她同意和阮结婚?

而且为什么这个时候派人来接她?

她没有完全问,但萧郎仍然明白她的意思。

“你知道吗?阮今天布置了两个婚礼场景。一个是金帝酒店,另一个是湿地公园。

湿地公园排场很大,但是没有客人...

金帝酒店有很多客人,听说是他喜气洋洋的婚礼现场。

所以我猜他和颜悦的婚礼结束后,会和你一起去湿地公园举行婚礼。

我也猜到你可能已经同意嫁给他了,所以我在他还在金帝酒店的时候来接你。"

江予菲的脸上充满了沮丧和困惑。

阮、庶女攻略设置了两个婚礼场景。为什么?

萧郎拿了一台平板电脑。他点开一个视频,庶女攻略然后把图片指向她。

“这是刚才突然出现在网上的视频。你看看。”

看了看电脑,阮、也出来了。

那是金帝酒店。是他们的婚礼现场吗?

江予菲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视频中,手持话筒,回忆着自己美好的过去。

他轻轻说了那些感人肺腑的话,严月站在一旁,激动得热泪盈眶。

江予菲的心随着他说的话一点一点往下沉。

当我听到他说为了孩子和你结婚的时候,视频突然结束了。

江予菲的心在那一刻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一种悲痛突然袭上心头!

她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眼里闪烁着怀疑的光芒。

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感觉好冷...

萧郎收起电脑,低声对她说,“、阮、都是骗子。现在你相信了。他放不下颜悦,他放不下你。他打算和你们俩举行婚礼,享受大家的幸福。”

不,不是那样的...

阮、不再恋爱了。她是他现在爱的人!

他讨厌温柔,所以不能娶她!

但是怎么解释她刚才看到的视频呢?

他自己说的那些话,看起来好温柔。

不可能是有人用刀逼他说的...

江予菲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

如果阮田零心里还有严月,难怪严月能一直住在阮的老房子里。

难怪他告诉她不要透露他们的婚礼...

还有,她录下了严月承认要用车撞她的镜头。他不但没让她放出来,还把她手机里的录音删了。

他的目的是保护颜悦吗?

毕竟颜悦怀的是自己的孩子。即使不喜欢颜悦色,面对孩子也会好好对颜悦色。

真的吗,就像萧郎说的,她想变得温柔愉快?

或者说,阮安国早就把一切都告诉他了。他知道股份的事,也知道她的身份。

所以为了股份和阮的前途,他一直在她面前演戏?

还是...

从一开始,一切都是阴谋。

他爱的人一直是严月,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他们一直在她面前表演,目的是说服她相信他的爱,让她再次爱上他?

江予菲越想越恐怖。

一想到最后的可能性,她就发抖。

不,这不会是最后一种可能。

阮对的爱,他看她的眼神,他的一切都是装不出来的。

假装爱情不会长久。

他的爱是真实的,因为她真的感受到了他的心和血。

要不是感受到他的真情实感,她怎么会被他感动?

她宁愿相信他真的爱她,也不愿相信这是一个阴谋...

但是如果他爱她,他为什么要有一个美好的婚礼呢?

江予菲想不通,也许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看着萧郎,人们渐渐平静下来。

“解药……”她淡淡的告诉他道。

此章加到书签